当前位置:澳门十六浦 > 集团文学 > 幽默故事之农民也艺术

幽默故事之农民也艺术

文章作者:集团文学 上传时间:2019-09-21

先锋行为艺术向来曲高和寡,种粮大户对其却赞不绝口,是他独具慧眼吗? 张老关是徐水乡种粮大户,他和三个儿子个顶个是种地的好把式。他们在徐水河畔承包了三百多亩河滩地,全种了小麦,那一片片金黄的麦浪,看着可真喜人。 可一到麦熟季节,那帮馋嘴的鸟雀就贼精似的落在地里,啄麦穗撒欢。张老关父子每天敲铜锣、放鞭炮装腔作势,刚开始鸟雀们还被吓得到处乱飞,后来习惯了,便大胆地落在麦穗上照吃不误,拿张老关父子当摆设。 怎么轰走它们呢?张老关只好求救于乡长。乡长给他出了个主意,徐水市不是有个鸟类研究所吗?没准那里的专家就有轰鸟高招。 张老关屁颠颠地来到市里找专家咨询,可专家们也都没辙,他只好耷拉着脑袋走出了研究所的大门。他顺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游走,没多时就见路南一所艺术学院的大门口围着一圈人。 张老关好奇地凑了过去,踮起脚尖,伸头往人群里一看,不由“啊”地叫了一声。 只见五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身上穿得破破烂烂,有的胳膊下夹着一木棍子,有的头上顶着一破帽子,还有的更搞笑,手里端着个豁口的破饭碗,张老关看得心里直难受:解放前逃荒讨饭的难民就这模样啊! 张老关心里纳闷,回头询问身边的中年人:“大兄弟,咋回事?他们是要饭的乞丐吗?” 那中年人一甩袖子,气呼呼地说:“什么乞丐,他们是艺术学院的大学生,放暑假没事干,这不走上街头,大摆行为艺术呢!” 敢情装乞丐也是艺术啊!张老关两条胳膊用力分开人群,吭哧几步走到五个大学生面前,高高竖起大拇指道:“好,好,你们这行为艺术太好了!” 听到此话,乞丐秀的组织者张比利将手里的打狗棒一扔,一把握住张老关的手,激动地说:“知音!您真是我们的民间知音!” 张老关凑到张比利耳边,低声道:“孩子,我想雇你们几天,不知道你们肯不肯?” 张比利看了看张老关的穿戴,迟疑地问:“您要雇我们干什么?” 张老关说:“当然是到我们徐水乡去摆这个……这个乞丐行为艺术啊!” 张比利回头,冲着身后的四个伙伴兴奋地大叫:“我们的行为艺术终于得到社会的认可,现在终于有人肯出钱请我们了!” 张老关看着五个雀跃的年轻人,担心地说:“50元一天,管三顿饭,不知道成不成?” 张比利连声说成。张老关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到肚子里,他叫来一辆车,五个人一路颠簸,最后来到了徐水乡。 张比利下车跟在张老关身后,一边沿着徐水河岸走,一边问:“大叔,我们要在哪里摆行为艺术啊?” 张老关领着五个人来到了自家麦地里,手指着田埂道:“你们几个就站在地里,给我大摆乞丐造型,不怕动作夸张,更不怕表情吓人,要是效果好,我另有奖金!” 张比利更加疑惑了:“可我们在这里摆乞丐造型,给谁看?” 张老关呵呵笑道:“你们穿得这么吓人,做出的造型又那么可怕,站在田埂上,绝对要比稻草人管用!”

近日,江西种粮大户给百余位农民发140万元年终奖的新闻引发热议,众多网友羡慕种粮大户的收入。记者了解到,不久前,山东农业厅发布一项数据,平度兰底镇桑园村的王玉芹以2012年度3500亩的种植面积位列青岛第一。她如何想到要大面积种粮?如何积累起这么多土地?每年有多少收益?以后打算如何发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赶到平度寻找答案。

2000亩:不错,也准备收入囊中

还有1个月就要过年了,田里还堆着雪,小麦正发着青,现在是农闲时节,地里看不到一个农民的身影,倒是有个人却忙了起来 ,她就是平度市兰底镇桑园村的种粮大户王玉芹。1月12日上午,王玉芹自己一个人,驱车40多公里来到明村镇,察看一片耕地的情况,总共2000多亩。如果符合要求,王玉芹就要把它给租下来。这片地位于309国道的南面,记者跟随王玉芹来到了这里。下到地里的时候,明显可以感觉到王玉芹的兴奋。她一手抓起地里的土块,掂了掂,捏碎了,笑着告诉记者:“我就是个农民,看到土地就高兴,就踏实,特别是这大片的土地,将来一定会种满庄稼,定会丰收。”

田里的雪化了,将本来就泥泞的路变得更泥泞。记者看到,这片地是成片的,由田垄和水沟隔成了一块块,有的上面种着发芽的小麦,有的则荒着。出让的土地,情况怎么样呢?王玉芹心里自然有数。到了地头,王玉芹没有多说话,而是一个人从这块地走到了那块地,自个儿观察验收了起来。对于长有小麦的地,王玉芹没有多做停留,对于那些荒地,王玉芹给了更多关注。“地怎么荒着?”“井好打吗?”“水位如何?”“盐碱度怎么样?”这是王玉芹不断问蔺先生的问题。蔺先生是王玉芹在当地的合作伙伴,他负责与拥有土地的农户对接,对于这片耕地更熟悉。

看完一块地,再看另外一块地,沿着田埂走了6里路,偶尔还要趟过一条条积雪的深沟,看完了地还要看井,绕了个大弯,才总算把这上千亩的地走了个遍。一圈下来,王玉芹拍板:地总体不错,可以租,只是有些地不能租,而且部分租金价格也需要调整。王玉芹指着地上的一块空地告诉记者:“这块地怀疑是盐碱地,不过肉眼难以分辨,需要拿回去做个土样检测。”说完话,王玉芹抓起了地上的一把土,装进了一个袋子里。据王玉芹介绍,考察一块地,需要综合考量多种因素,其中包括土质、水位、灌溉条件、水利设施,以及交通情况。地不好,是坚决不会租的。

100多万:每亩能赚400多元

种地不赚钱,这是老百姓的观念,搭上一家人力种个七八亩地,一年下来,每亩地只能挣1000多块钱。收入低,农民没有了种粮积极性,减产了,地荒了,这让王玉芹急坏了。如何能够让土地得到最好的利用,如何能让粮食增产,如何让农民增加收入,这是当上了村主任的王玉芹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毅然选择了做好土地流转,自己租地种地。

农民如何获益?王玉芹给记者算了笔账:租农民的地,给他们租金,这是农民的一块收入,同时解放了农村劳动力,农民可以从事其他工作,这又是一块收入。两块收入相加,比农民单纯种地要多得多。今年王玉芹签约的土地,租金到了1000元一亩,逼近农民经营土地每亩一年的土地收入。

本来一块地就能赚1000多元,现在直接把1000元拿出来给农民,那王玉芹还有收入吗?王玉芹告诉记者,将土地集中经营,效益也是积少成多。为此,王玉芹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亩地一年种两季,能赚2000多元,除去租金、种子钱、化肥钱、人工费等,每亩地只能剩300块钱,再加上每亩大约120元的补贴,每亩能有400多元收益。据王玉芹介绍,她所种植的作物都是容易机械化管理,比如玉米、小麦、土豆和花生。通过发展这种土地集约化种植,大规模种植小麦、玉米等良种作物,采用大型机械作业,以目前3000多亩的种植规模而言,年收入达100多万元。

4个人:固定工每年工资3万多

3500亩田地需要多少人耕种?王玉芹的答案是4个人。因为大面积种植小麦和玉米,平时田间并不需要投入很多劳力,只需要4个固定工就行,不过,到了农忙时节,同时在田里耕作的人数量超过百人,这些都是临时工,按天结算工钱。

作为4个固定工的一个,王锡玉对王玉芹赞不绝口。王锡玉家在兰底镇王家庄村,和王玉芹担任村支部书记的桑园村是邻村,过去两年农忙时他去王玉芹的农田里打了几次短工,2012年夏天,王锡玉从临时工变为固定工,正式加盟王玉芹的团队,过上了拿“年薪”的生活。

本文由澳门十六浦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幽默故事之农民也艺术

关键词: 澳门十六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