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十六浦 > 集团文学 > 第四集 逆天而行 第五章 贪财仙子 歧天路(飘渺之

第四集 逆天而行 第五章 贪财仙子 歧天路(飘渺之

文章作者:集团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04

八匹马还没有冲上来,秦小天就让八人全部全部落马,他笑道:「你们继续,如果敢冲过来,我也不介意让你们完蛋。」声音犹如炸雷般在八个士兵耳边响起,最后两个字更是让他们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一下子就将八人的耳鼓膜震碎,两道血线诡异地从耳朵眼里流出。陶一遥笑道:「八个聋子,呵呵,这也行?」当辽国军队全部压上后,居地瑞犬和他的马贼们崩溃了。秦小天笑问道:「要不要救?」陶一遥淡淡地说道:「都不是好东西,救他作甚?」秦小天想想也是,不论对大宋国也好,对西夏国辽国也好,他都没有什么感觉,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亦真亦幻,除了抓紧时间修炼,寻找炼器以外,他没有想过要影响这个世界的发展。殊不知,青帝之所以将他投入到这个世界中,就是为了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发展,以求得天演的变化,并据此来进行推演。秦小天所做的一切,青帝看得一清二楚,他不禁有些失望,到现在为止,秦小天甚至没有和天演中的修真者有所交集。凡人世界的变化他不在乎,他需要的是修真界的变化,以些来推动整个天演世界的变化,进而引起再高一界的衍变。秦小天可以有三种修炼方式,目前他选择的是古仙修炼,至于际无涯和纳善,两人仍然还是修真,引起的变化更小。「秦小天还不足以推动天演的变化,是不是再加入几个人?」李强说道:「已经有三个人了,再加入进去……变量太大,嗯,是不是加入一些宝物让修真界动起来?」天姑咯咯笑道:「那还不如放一个魔头进去……」李强心里一跳,急忙道:「魔头杀伤力太强,万一搅乱了天演,我们很难恢复,这样对天演的第二变不利。」博聚上人笑道:「还是先等等吧,毕竟天演刚刚开始运转,李强的办法也不错,可以试一试,若是变化不大,那么再找人进入天演。」李强的一个化身,迅速投入到天演中去。这几个有大能力的人,都可以用分身进入天演中的世界,但是不能将自身携带的东西留在天演中,只能进入以后,用天演世界里的物质修炼各种宝贝。对于李强而言,这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博聚上人说道:「是不是要加快天演的运转速度?」青帝摇头道:「还是慢一点比较稳妥,这三个变量还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等李强回来,再看看有什么变化。」片刻工夫,李强的分身从天演中飞出,说道:「成了,里面是唐朝,哈哈,修炼了六件法宝,七颗灵丹,另外在四川青城布置了一个阵法,呵呵,等触动阵法那就好玩了……可惜时间太短,材料也不凑手,应该勉强够了吧,可怜的小家伙,如果不认真对待,可有苦头吃了。」青帝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也是为他们好。」李强撇撇嘴没有说话,为他们好,的确没有错,但绝不是为他好才开启天演的,青帝的目的是要试验天演,否则他才不会为几个徒子徒孙花费这么多精力。李强想了想说道:「师尊,是不是让赤明来一趟,秦小天毕竟是他的弟子。」青帝说道:「不用,秦小天是他的弟子,同时也是我的徒弟。」李强笑道:「哈哈,仙界之主就是厉害。」青帝道:「别废话,你是原界之主,又差到哪里去了。」天姑笑道:「没见过哪对师徒如此互相吹捧,嘻嘻,好啊,一个仙界之主,一个原界之主,够威风,够……」李强嬉皮笑脸道:「师姑,你老人更是厉害,原界之主也不过是你老人家的师侄而已,嘿嘿。」他说话从来都是肆无忌惮,即使是对天姑,他也敢开玩笑。青帝沉默了片刻,说道:「还不够,请稍候。」他的一个分身也进入天演,大约半个小时后,分身才从天演中出来,笑道:「这就差不多了。」李强小声道:「师姑,师尊做了什么?」仙姑微微一笑,用纤纤细指示意。天演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居地瑞犬被人砍下了脑袋。这时,秦小天又看见一个人,那是在汾州城酒楼中见过的周大罗,被一群手下护卫着向外突围。周大罗忽然看见秦小天,立即大喊了几声,纵马向秦小天冲来。陶一遥笑道:「又来了,呵呵,那人好像认识你……是朋友吗?」「不是。」陶一遥说道:「那还不走」他拨转马头欲走。秦小天看到周大罗绝望的眼睛,难道:「算了,他好歹也是一个宋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虚点。周大罗几乎疯掉,眼看着手下一个个跌落马下。他们埋伏在些是为了偷袭新来的马贼,谁知道来的竟然是化装的辽军,从最初的二百骑,到现在的一千多骑,敌人是越打越多,即使有居地瑞犬率马贼加入,依然寡不敌众,他心里明白自己中了圈套。看到居地瑞犬被人砍掉脑袋,周大罗知道大势已去,拼命向外突围。就在这生死关头,他看见了秦小天,猛然间想起在酒楼的遭遇,心里涌起一丝希望,立即带着残余的人马向秦小天冲来。突然,堵在前面的辽兵一个个跌落马下,瞬息间就打开了一条通道。周大罗大喜,喝道:「要想活拿的,跟着我冲!」一夫拼命,万夫莫当。见有机会活命,马贼们个个拼命搏杀,虽然不能万夫莫当,拼掉眼前的敌人还是可以的,刹那间杀得血肉横飞。在秦小天的暗中帮助下,周大罗带着三十几骑突围到秦小天附近,他大喊道:「救我!」秦小天也不说话,举起手向身后一挥。周大罗大喜过望,知道秦小天会阻挡追兵,他带着手下从秦小天身过,大声说道:「大恩不言谢,友情后被!」纵马窜入稀疏的树林。马贼的个人技艺非常出色,每个人都有保命的绝招,所以死的人关不多,大部分只是受伤,当然坠落马下的人就难说了。辽兵尽管训练有素,但是单兵格斗能力不强,死伤的反而比马贼多。马贼们三五成群聚大一起抵抗,瞅准了机会就向外突围,加上他们马术超人,被包围的马贼很快就四散奔逃,留下来的几乎都是身受重伤的人。追击周大罗的辽兵气势汹汹地扑过来。秦小天手指横划,一道谈谈白色犹如烟雾般的横线出现在空中,他轻喝道:「叱!」横线忽然向下一沉,迅速向前飘去,速度极快。陶一遥鼓掌笑道:「妙啊,绊马索!」乒!乓!一阵乱响,烟尘飞舞。由禁制形成的绊马索,绊倒了冲在最前面的十几骑,后面跟着的人一时间勒不住马匹,同样被绊翻倒地,人马倒地堆在一起,就像形成了一道堤坝。陶一遥哈哈大笑,说道:「这招不错,我们该走了,不然真要动手杀人了。」他拨转马头,呼喝一声,纵马进入树林。刚刚窜出树林,秦小天猛地勒住马缰。外面有无数拿着刀枪弓箭的人,就听到有人呼喝:「射!」十几支箭矢呼啸而来。陶一遥是第一个纵出来的,字睛一看,箭矢已经到了身前,气得这家伙破口大骂:「直娘贼,哪个瞎了眼的蟊贼!」他挥动手中的拂尘,呜!一道劲气飞出,箭矢犹如爆竹一般炸成粉末。秦小天随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劲气横冲过去,箭矢四处乱飞。他大喝一声:「呔!」劈哩啪啦翻倒一群弓箭手,每个人都觉得心臓狂跳,彷佛被重重地击打了一拳。秦小天和陶一遥纵马向前,直接冲入人群中。没有人能够阻挡,只要是挡在马前的人,都莫名其妙地翻倒在一边,眨眼间,两个扬长而去。后面的辽军刚刚追出来,就被一阵箭雨射翻。这支一千多人的队伍,是从各个土堡聚集起来的荘丁,他们是来抢好处的,若能一举灭掉马贼和辽军,就能夺得很多马匹和兵器。不知道是谁设下的这个埋伏,让贸然闯进这里的辽军和马贼吃了大亏。秦小天和陶一遥奔出十里地,两人不约而同勒住马缰,相视一眼,不由得大笑。半晌,秦小天问道:「老道,你说的打劫……是什么东西?」陶一遥支支吾吾道:「别……别急,还没到时候,对了,你御剑飞行如何?」秦小天说道:「嗯,还行,可以用来赶路。」陶一遥欣喜道:「这就好,洒家也是刚刚修成飞剑,呵呵,等酒家卖掉……不是,等我换点酒再走,我要去青城山找一个朋友,向她借一件法宝,呵呵。」「四川青城山?」「四川?没听说道,青城山在成都府路,和吐蕃诸部交界。」陶一遥有些奇怪,作为修真者,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要算大宋国的灵脉最多,青城山就是其中一处。秦小天什么也不知道,青城山倒是早就听说过,在他还没有修炼以前,那地方就是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青城山是什么修真门派?」陶一遥苦笑道:「难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废话,要是知道……我还会问?」秦小天理直气壮地说道。陶一遥不知道秦小天是附体重修的人,他对这个世界的修真者完全不了解。在大宋朝,秦小天没有师门,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所以他不可能了解这里的修真门派,况且他修炼的古仙法门和所知道的修真功法,都是这里所没有的。“青城山是修真大派,昆仑派,天池门,前峨眉派和后峨眉派,都是著名的修真大门派,另外还有五台山,九华山,普陀等,是佛教兴盛的地方,和修真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各派之间虽有关联,但大部分都是闭关自守,相互交往比较少,只有一些出世修行的高手,彼此间才有些照应或者争斗。”秦小天道:“昆仑派……我好象听说过,还有峨眉派……不对,怎么还有前峨眉后峨眉之分?”陶一遥耐心的解说道:“峨眉一直有前后之分,嗯,除此之外,海外还有散修。”秦小天问道:“老道,你是什么门派?”陶一遥嘴角微微**,强笑道:“呵呵,我?无门无派,孤魂野鬼一个,呵呵……”他似乎有难言之隐,为了转移话题,说道:“口干舌燥,喝酒去!”秦小天不由得苦笑,这家伙似乎是一个酒鬼,自己虽然也喜欢喝酒,但是还没有如此上瘾,心里觉得奇怪,修真的人不应该这样贪杯,难道他有什么心事?两人决定先找一个土堡或者村镇,采购一些土酿烈酒。西北大地荒芜一片,骑马奔驰几天才可能看见一个村镇。陶一遥不肯丢弃马匹,两人骑着马奔行三天,才找到一个小镇子,卖掉马匹后,将小镇上的烈酒一扫而空。两人走出小镇,才用御劍飞行来赶路。用飞剑赶路,比现代的喷气式战斗机还要快,若是极品飞剑速度更快。可惜陶一遥和秦小天的飞剑都很一般,秦小天的飞剑品质稍好一些,却是半成品,陶一遥的飞剑品质不行,但是经过长时间涵养,操控的熟练程度比秦小天强,所以两人的速度都不快。极品飞剑瞬息千里,陶一遥的飞剑只能瞬息十里。秦小天很无奈,他还是第一次见识这么慢的飞剑,索性将自己的飞剑隐在脚下,不慌不忙的跟着陶一遥飞。重新飞行的感觉很好,飞行了一段时间后,他的心情越来越轻松。不到一天时间,两人就来到青城山脚下。陶一遥说道:“我们去青城后山,前山上的道观大都是俗人参拜,后山才有真正的修真门派。”秦小天问道:“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是青城派的弟子?”陶一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说道:“嗯?哦……她叫钱串儿,是青城派的弟子。”“钱串儿?这名字古怪,呵呵。”见了面之后,秦小天更是吃惊,钱串儿竟然是一位漂亮的少女,而且是元婴期的高手,她还是青城山掌门的俗家侄女,从唐朝安史之乱后就开始修行,在青城派的高手中名列第五。陶一遥见面后的举动很是奇怪,不是朋友间见面的礼节,而是晚辈拜见长辈的礼节,执礼甚恭。最可气的是,两人连青城派的山门也没能进去。钱串儿只是在一座山峰上的竹亭中接见两人,神情很是冷淡。秦小天原本性格就比较孤傲,别人若是主动亲近,他不会拒人千里之外,别人若是冷淡,他也不会去刻意巴结。所以互相介绍过后,他就转身面对群山,不再理会两人的交谈。陶一遥满脸堆笑,说道:“钱仙子,晚辈……这是晚辈的礼物,请收下。”秦小天好奇的扭头扫了一眼,原来是一大包珠宝黄金,心里不禁大讶。要知道没有几个修真者会对金银珠宝感兴趣,尤其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钱串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说吧,这次要租什么法宝?”“租法宝?”秦小天心里嘀咕:这个世界够疯狂,法宝也能拿来出租。从来没见过如此贪财的修真者,哪怕是号称财迷的柴达进,也不会有这样奇怪的举动。陶一遥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因为秦小天就在旁边,他心里觉得有点难堪。说是向朋友借法宝,结果变成了租法宝,而且钱串儿也不算是朋友。这女人手中有很多法宝,只要有足够的金银珠宝,都可以向她租用。“这个……三才风火旗……行吗?只租一年就还。”他小心翼翼的说道。钱串儿嘴角上露出一个小酒窝,淡淡的说道:“哦,三才风火旗?你的钱不够,换一件法宝。”陶一遥神色黯然,说道:“还不够?别的法宝我用不上……这个……还差多少珠宝才行?”钱串儿伸手在珠宝中拨弄了一番,眼睛变成了两弯月牙,她歪着脑袋,嘴角的笑意更浓,说道:“再加一倍,只租半年。”陶一遥踉跄了一步,惊道:“一倍?半年?唉,不愧是贪财仙子……”钱串儿俏眉竖起,喝道:“你说什么?”“没……没说什么……呵呵……”秦小天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钱串儿更加恼怒,说道:“喂,你笑什么?”秦小天指着远山,笑嘻嘻的说道:“你看那座山……”钱串儿抬头看去,说道:“那座山怎么啦?”“形状就像一个巨大的元宝,呵呵,你可以住在上面,就当睡在元宝身上,呵呵,梦里一定发财。”他忍不住调侃道。钱串儿怒道:“放屁!”秦小天嘿嘿笑道:“好臭!”陶一遥冷汗直冒,连声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钱串儿恼羞成怒,喝道:“好说什么!这些珠宝就当是订金,再拿一倍的珠宝来,三才风火旗租给你,不然……订金没收。”她气哼哼的说道,抬手一挥,地上的珠宝便无影无踪。又道:“给你十天时间,不然就不用来了。”陶一遥心里火气直冒,他拼命忍耐,说道:“十天恐怕来不及,这些珠宝……洒家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收集到,十天……除非去抢。”钱串儿晃着小脑袋,说道:“那我就不管了,只有十天,记住哦,过时不候。”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秦小天。秦小天心里一动,原本不想多事,没想到有人会打自己的主意。他实在看不惯钱串儿的霸道,淡淡的说道:“修真者如此贪财,少见得很,三才风火旗,哼,有什么了不起,既然谈不拢,把珠宝还来!”钱串儿怒道:“这是订金”秦小天笑道:“订金?说定了才下订金,既然没有说定,怎么能收取订金?你这是抢钱!”陶一遥无力的*着竹亭柱子,心里七上八下。抢劫是很容易,但是他不愿意去抢劫,修为到了心动期,很多事情都要三思而行,若能尽快进入灵寂期,那么很多负面的影响就会减少。他长叹道:“唉,苦哉……”钱串儿转身欲走,秦小天闪身阻拦,说道:“老道称呼你为前辈,我还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前辈,既贪财又无赖!恃强凌弱,不要脸之极!贪财仙子?哈哈,叫贪婪魔女还差不多,青城派?我看叫金城派好了,哈哈。”一连串的讽刺挖苦,冰冷的语调,加上不屑一顾的神情,把钱串儿气疯了,她尖声叫道:“哪里来的疯狗?敢乱咬本仙子!”秦小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和她斗嘴,说道:“彼此,彼此!”钱串儿太阳穴上青筋直跳,眼睛瞪得犹如铜铃。秦小天嘿嘿笑道:“小心眼珠子掉出来!”“我要杀了你!”钱串钱终于忍受不住这家伙的冷嘲热讽,扬手一道青芒飞出。秦小天猛的飞到空中,夜蝠剑犹如蝙蝠一般展开翅膀,轰然一声巨响,两个硬生生的拼了一记,狂暴的气流四处漫溢,竹亭仿佛被无数刀刃劈砍,剎那间四分五裂。秦小天冷冷说道:“理亏就动手杀人,你修的是哪门子真?”钱串儿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有求于她的人是不敢发脾气,不想求她的人自然也不会来,这次倒霉,竟然碰上个二愣子,还替人打抱不平,说话尖酸刻薄,气得她牙疼,想不发飙都难。飞剑争斗两人不分上下,钱串钱即使达到元婴期也无法战胜秦小天,她的飞剑在秦小天眼中很一般,夜蝠剑要不是半成品,绝对可以压制对方的飞剑,但是现在还不行,毕竟炼制不久,而且秦小天的斗剑经验很少,基本上处于防守状态。钱串儿心里纳闷,她看不出秦小天修为的深浅,交手的感觉是对方不算很强,可是每次增加攻击的力度,对方总能应付下来,刚开始还显得有些生疏,普且是以防守为主,随着时间的延长,对方逐渐展开反攻。尽管手中有很多法宝,钱串儿却不想使用,她可不是傻子,知道秦小天不好惹,使用法宝争斗,凶险程度和斗剑不同,万一对手有更厉害的法宝,那可划不来。她突然大叫道:“不打了!不打了!”秦小天刚刚斗出点兴致来,闻言不由得笑道:“那就把订金拿出来!”意念到外,夜蝠剑发出的呜呜的呼啸声,还绕着周身飞舞。钱串儿跳到一边,气急败坏道:“小道士的钱……轮到你来管?”“没错,原来妳也知道那是小道士的钱,那么请还回去!”钱串儿平时也是伶牙俐齿的人,可是和秦小天争执,才说几句话就被气得怒火冲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打架不能占上风,斗嘴也不行,钱串儿小脸憋得通红,咬着红润的嘴唇,半晌说不出话来。陶一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个……大家不要急……有话好商量……前辈,别生气……”“闭嘴!”秦小天和钱串儿异口同声的喝道。陶一遥一口气倒噎回去,他后退一步,心里大叫倒霉,立即闭嘴不再吭声。也不怪秦小天和钱串儿恼火,秦小天是为了帮他,钱串儿是吃瘪后心里恼火,钱到了口袋里,她是绝对不肯再拿出来的。陶一遥不识时务的插话,不被骂才怪。钱串儿气得直喘粗气,秦小天不紧不慢的笑道:“若是不还……也行,妳把那个什么旗给老道。”钱串儿心里琢磨:是不是要翻脸不认人,找几个帮手把他们两个赶走。

秦小天叹了口气,顺移出去。就算全部杀掉这些修真者又能怎样,他们只是被牵连进来的无辜者。秦小天毕竟不是赤明那种肆无忌惮的性格,也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地大开杀戒,所以只能避让,他还没有修炼到随心所欲的境界。即使是古仙迷阵,也抵挡不住无数修真者的共同攻击,尤其是在大阵的主人放弃了对阵法的修补之后。半个小时后,山门前的迷阵开始摇摇欲坠。因为迷阵不是一座,而是十几个迷阵相互连接,山门前的迷阵仅仅是其中一个而已。在几百个修真者轮番攻击下,这个迷阵终於轰然崩溃,露出了昆仑派的山门。修真者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声后,一窝蜂地冲了进去。秦小天瞬移到钱陋之三人所在的雪峰顶,对三人说道:「好家伙,这群修真者还真是疯狂。」钱串儿问道:「你……有没有伤到?」秦小天笑道:「放心吧,我也没有打算和他们硬拼,呵呵,如果逼著我拼命,那可就闹大了。」钱串儿有点不解道:「闹大?那就闹大好了,秦大哥难道还怕他们……」钱陋之明白秦小天的顾虑,说道:「串儿,别胡说,你秦大哥不是怕,而是不愿意杀人。」秦小天摇头道:「不是怕杀人,而是怕我小弟习北风……糟了!」他忽然明白过来,一定是习北风出了问题,昆仑派无法透过正常的谈判途径来解决,这才发出了昆仑令。刹那间,他觉得身上的血液全都涌到了脸上。钱陋之不愧是老修真,虽不明白秦小天说的意思,却清楚地知道秦小天暴怒了,急忙劝道:「秦道友,先别急,冷静下来……考虑好步骤,如何达到你的目的才是真正的赢!愤怒、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几句话就让秦小天冷静下来,他说道:「钱掌门,谢谢,你们还是回青城去吧,我不希望你们也卷进来」话音裏透著丝丝冷意。钱陋之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他考虑了一下,说道:「也好,我们留在这裏也帮不上什麼忙,你自己小心。」钱串儿虽然很想要留下来,不过她心裏也明白,自己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累秦小天,修真者和凡人毕竟不同,她说道:「秦大哥,你……你自己小心点,不要硬拼……他们人多……」秦小天用力朝钱串儿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还会去找你……一起去挖金矿。」钱串儿娇躯微颤,低声道:「我等你!」说完飞到空中,稍稍停顿一下后就紧随钱陋之而去。见钱串儿离去之后,曲崖朝秦小天抱拳道:「秦道友,后会有期!」剑光闪动,向著青城山飞去。秦小天思索了一会儿,取出在殃葬峡得到的四个傀儡放在地上,又取出禁锢著煞魂的玉瓶,四只玉瓶裏禁锢著四条煞魂,他必须重新炼制。炼制的方法是从殃葬峡的金字塔台上得到的,他有把握在一个小时内完成灯!火~书城。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隐形阵法后,他开始逐个修炼。他捏破玉瓶,一道黑色的煞魂立刻飘了出来,稍微在空中盘旋了一下,随即扑向秦小天。煞魂和灵魂有某些相似之处,不过煞魂一旦脱离束缚危害极大,无论什麼生物,扑上去就能抢占身体,还能融合对方的灵魂。这样的煞魂可算是魔头的变异体,和魔头的区别在於,一个是自然生成的,一个是被炼制出来的。秦小天伸出一根手指,轻声喝道:「定!」煞魂就像是被困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中一样,完全没有出路,只见它忽大忽小、忽浓忽淡,试图找出可以脱困的办法,无奈禁锢的力量十分厉害,并不是一个小小的煞魂可以解开的。炼魂的材料都是从习北风那裏得到的,因为同样的炼魂材料秦小天自己也要用,所以早就准备好了。想了想,他觉得还自己还是无法应对大规模的斗法,手中除了九蝠剑、黄牌和虎符外,没有其他合适的仙器法宝。神识在储物戒指裏翻动著。在殃葬峡时得到不少宝贝,只是没有时间炼制,遇到这种情况,他不得不寻找合适的仙器,既然要打,就要有威力强大的武器。以前他曾经粗略地检视过这些仙器,其中能够运用的不多,有几样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重新炼制,所以就放在储物戒指中没有处理。现在他需要一件能够快速炼制,并且可以应付群殴的仙器。找了好一会儿后,秦小天失望地发现,竟然是一件也没有。合适的仙器需要重新炼制,然而炼制仙器可不是用几天的时间就可以解决的,至少也要花上几个月时间,他只好暂时放弃。秦小天心裏有点遗憾,不由得长叹一声。当初得到仙器的时候并不在意,因为知道自己无法将仙器带出天演世界,所以没有急著重新炼制,以为有九蝠剑和黄牌,加上虎符就足以应付突发事件了,谁知道惹上了昆仑派,招来了那麼多修真者,身上的仙器竟然不够用。然而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容秦小天退缩了,有仙器要打,没有仙器也要打。看看四个威风凛凛的大傀儡,秦小天心裏忽然充满了好奇,不知道这四个大家伙的战力如何,山谷裏那麼多修真者,也许可以试试傀儡的实力。他随手一挥,带著四个傀儡瞬移到昆仑派的山门前。山门前已经没有修真者,人们全都被接引到昆仑派裏,山门前空荡荡的,只有寒风呼啸的声音。秦小天也不说话,直接将两枚火仙雷射出去,砸在昆仑派的防护大阵上,轰然两声巨响,火焰冲天而起。秦小天微微一笑,心道:「我就不信……你昆仑派那麼能忍!」四个傀儡一字排开,站在他身后,杀气腾腾地盯著前方。一直等到火仙雷的威力消失,昆仑派也没有什麼反应。秦小天心裏更加不安了起来,难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习北风被他们杀掉了?他的火气一点一滴地上升,打算再砸几枚仙雷轰向昆仑派,却发现他已经没有存货了,所有的符咒仙雷都已经全部用完。秦小天一气之下,运起九蝠剑,只见九蝠剑化作九道黑色的利箭,笔直地刺入防护大阵。全力运转的九蝠剑,威力比符咒仙雷还要大,只是符咒仙雷不需要花费仙灵之气,而九蝠剑的全力一击,需要耗去很多仙灵之气。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保留实力,先把昆仑派的人激出来再说。连续三剑,防护大阵被硬生生地砸开一个缺口,虽然有很多高手在阵中弥补,但还是被九蝠剑破开,仙剑的威力毕竟非同小可。昆仑派的人再也无法忍受,无数剑光从大阵中涌出,场面极其壮观。秦小天心裏暗暗惊讶:「他NN的……怎麼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哪来那麼多的修真者啊?」出来的修真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要和那麼多修真者拼斗,他心裏有点忐忑不安。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一旦自己放开手脚,发起攻击的修真者必定死伤惨重,他不清楚这会对天演世界产生什麼影响。「呀喝!」这一声威喝,直震得地动山摇,风云色变。秦小天深知要打架就必须站在有理的一方,那样即使动手也是理直气壮,所以不等那些修真者围拢,就抢先用音攻震摄他们,接著大叫道:「赢巫,立即放了我弟弟!」依旧是音攻,弱小一些的修真者顿时被震翻几十个。不等昆仑派的人回答,秦小天就向周围的修真者叙述事情的经过,他仍然用音攻的方式说话,整个山谷都轰鸣著他的声音。简单说完全部经过,他大声喝道:「不论是哪个门派的修真者,如果无缘无故向我出手,那麼……我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赤明在天演外鼓掌大笑:「好小子,这还像点样子……哎,警告什麼呀?直接杀掉就完了……嘎嘎……不过,这鸟样……老子喜欢!」其实他心裏还是有些不满,觉得小家伙废话太多,但这是他唯一的徒弟,所以自动忽略缺点,只看优点。李强没好气道:「小明!鬼叫什麼?吓我一跳……嗯,发生了什麼事情让你如此兴奋?」他的责任也不小,必须一直盯著纳善和际无涯,好在他的修为比赤明高***~书城,还能分神关注别的事情。赤明咧嘴笑道:「小家伙一个人单挑昆仑派!嘿嘿,那可是地球上的大门派……有几百个……哦,不对,是上千个修真者,嘿嘿,要是全部杀光那就爽了。」「哎,可惜啊,可惜!要是小家伙修魔,嘿嘿,那麼多修真者,绝对可以让他提升一大步。」他无限惋惜地说道。在赤明的心目中,自己的徒弟应该是修魔的才对,可惜秦小天是修仙,这让他稍微有点遗憾。昆仑派的名声很大,李强早就知道,只是在他那个时代,昆仑派已经不存在。他淡淡地说道:「胆子满大的,你的弟子……难道也是闯祸精?」赤明不高兴了,说道:「闯祸精?胡说八道!老子的弟子……呃!呵呵,呵呵呵!闯祸精就闯祸精吧,我老人家喜欢就好。」见李强皱起眉头,赤明立即改口。他谁的帐也不买,唯独对这个师哥没脾气。这时,青帝忽然回头对赤明说道:「你最好去告诉你的徒弟,叫他在天演之中少杀人。」赤铭心裏不爽,说道:「师尊,你老人家帮帮忙好不好?我徒弟不是乱杀人,而是被人乱杀,哎,小家伙好歹是你徒孙……难道你忍心他被人活活打死?M的,惹得老子火起,我亲自去灭掉这个什麼昆仑派!」青弟笑道:「你不服气?那就进去好了。」赤明跳了起来,大声道:「进去就进去!有啥了不起!」李强眉头紧皱,说道:「你安稳点,老老实实坐著!」青帝横了李强一眼,说道:「你不用劝他,嘿嘿,小子,你以为……你很了不起是不是?在天眼世界裏,强者如云,你未必就是天下第一!」天姑捂著嘴轻笑,博聚上人也是微微一笑,两人对视一眼,一言不发,继续帮著青帝掌控天演世界。赤明被激的火冒三丈,大叫一声,两手冒出尺长金芒,双手猛地一分,大声喝道:「开!」一脚踏出,赤明已然冲入天演世界。那是他的真身进入,天演世界顿时剧烈颤动。那是他的真身进入,天演世界顿时剧烈颤动.青帝连忙喝道:”稳住!稳住!”过了片刻,天演世界才稳定下来.李强笑道:”师尊,何必要激赤明进入.”青帝说道:”赤明在我们中间最弱,让他去探探路也好,最近我已经有点理解天演世界的变化.“知识太平稳了,需要有高手来打破其中的平衡,尽快让我们体验到天演一变的真实变话,另外,在需要的时候,你也要进去,最后….有可能我们全部要进灯.火~书城去,呵呵,真是期待啊!”李强不安的说道:”小明…进去的可是真身,没有用分身术,要是天演出了问题,他…能回来吗?”他对赤明这个师弟有很深的感情,不愿意看到他在天演里出事.天姑笑着插话道”不用担心,天演知识一个神器而已,虽然比你的原界要神气,但由我们四人掌控,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赤明在我们中间虽然是最弱的一个,但在天演世界里却不一样,他毕竟是修神高手”博聚上人微微一笑,说:”赤明的弟子有危险…….你用新观察一下就会明白了.”青帝则笑道:”你师弟可不傻,他留了一手在外面,你看….”他指着不远处的地面,上面有一圈芝麻粒大小的黑点,里面圈着几粒淡红色的东西,圈里不停的闪过一串串古咒文,极淡极小,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李强惊讶地道:”星域签标?”他仔细地提物了一下天演的运转后,心里顿时明白过来.青帝,天姑和博聚相视而笑,李强放下心来,赤明六了下了星域签标,就随时都可以回来.赤明的修为足够进出天演,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回来的路线,除非青帝等人不让他回来,强行封闭天演,否则就没有什么危险.李强笑道:”呵呵,我想这缴获也不会那么鲁莽.”这里个个都是人精,都是快要成神的家伙,没有一个是好欺负的,赤明未必不知道青帝字用激将法,他冲进去也许是有其他目的.秦小天不加掩饰地放出自身的仙灵之气,那种威压镇得修真者噤若寒蝉.仙灵之气对真元力有先天上的优势,一时间众人鸦雀无声,只有寒风呼啸的声音呜呜乱响.半晌,传来一声怒喝:”你要怎样?”只件赢巫大步从人群中走出.他新里极度不安,看得出来秦小天已经怒极,但是为了不在众修真者面前失去脸面,还是忍不住大喝了一声,试图找回一点颜面.秦小天紧盯着他,一直盯到他全身发毛,这才说道:”我不想怎么样……事情很简单,如果你一定要搞得这么复杂,好…我奉陪澳门十六浦,!知识…你别后悔自己的选择.”在这刹那间,他决定不顾一切大干一场,不再顾忌什么杀人不杀人.赢巫新里寒气大冒,直觉不好,不敢犹豫,立即说道:”你弟弟送来了…”他脸色微白,迟疑了一下,说道:”知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然死了……先别动手,听我说完我可以保证,没有人杀他,死亡的原因不清楚,我们正在查….”秦小天冷冰冰地打断他的话头:”人是你们掠去的……真是笑话,以昆仑派的势力,竟然回让一个孩子莫名其妙的死掉,你说…谁信?哼,人在哪里,就是死了也要有死尸在,给我!”他隐隐发觉到其中有问题,习北风最擅长灵魂运用,即使死掉,灵魂也是不减的,所以开口讨要死尸.赢巫浑身不自在,他悄然传音给身边的一个长老,那人跨前一步,说道:”死尸可以给你…不过你抓了我们的人,请马上放掉!”众修真者一阵嘈杂,很多人都不以为然,透国两人的对话,他们大致上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不少高手都流露出不屑的神情,昆仑派这次实在是做得太过分,根本就可以说是蛮不讲理.秦小天冷笑道:”先把我兄弟的死尸送来!如果你***继续纠缠,劳资也拿死尸来交换!”赢巫吓了一条,无奈之下只好答应:”我们可以把死尸还给你,请不要迁怒…….那些人……那些人……”说完他挥手示意,立即就有一个修真者上前,将一具小小的棺木放在地上.秦小天脸色十分难看,他展开五指,凌空虚抓,那具小小的棺木顿时漂浮在空中,脸色异常安详.秦小天却陡然松了口气,他精通灵魂修炼,淡然知道习北风耍的是什么手段,可以断定,这个小家伙是在装死,仇恨之心稍微消退了一点.用了束缚咒,将习北风固定在背上,秦小天说道:”交出余一!”赢巫说道:”我们已经交还了……你的兄弟,请你也放了我们的人.”秦小天得回了习北风之后,整个人总算定下心来,这时不好好地折磨一下昆仑派怎么甘心,说道:”放屁!我兄弟死了,我的朋友也被余一打死了,你昆仑派还我一个公道!”他前前后后抓了好几批修真者,手上的筹码已经足够威胁对手,说话也就更加无所顾忌.赢巫咬牙切齿的样子谁都看得到,知道昆仑派掌门人要抓狂了.一股无名大火直冲脑门,赢巫脸色通红,他自己也不清楚多久没这样愤怒了,两只手不停的颤抖.作为一派至尊,还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理.“围住!杀!”赢巫不再由于.修真者之间无法解决的矛盾,就得*实力来说话.他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只能用强势的手段来解决秦小天.秦小天才不会和那么修真者打.他从小打架无数,基本都是硬碰硬的打,自从修行以后,他的观念才有所改变,只要没有被激怒到当时理智的程度,决不会硬抗那么多修真者的围攻.因此秦小天在第一时间就想瞬移粗区。然而昆仑派的人早就设计好了,哪能让秦小天轻易逃脱.由于敌手势力强劲,要是死缠烂打起来,昆仑派绝对吃不消,所以在场的修真者没有一个发起攻击,而是用阵法封锁住四面八方.赢巫发出命令时,四面已经布置好了真法,现在需要的是封锁天地.一旦昆仑派动员所有的力量围困秦小天,其威力也是不同凡响,很多厉害的法宝和阵法都被运用起来,封锁天空的是七层屏障,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分呈,那是著名的法宝七彩屏,地面被十八高手用灵咒禁锢,坚硬如铁.秦小天在瞬移的刹那间就撞在七彩屏上,猝不及防下跌落下来,气得他大喝一声!”开!”九辐剑化作一把锋利的大斧,劈向七彩屏.赢巫喝道:”挡住他!”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秦小天手中仙剑的厉害,七彩屏只能阻挡一下,九辐剑一旦强行攻击,七彩屏肯定支撑不住.九道剑光射出,昆仑派九大长老一起出售,形成一个阵法攻击,秦小天立即发觉不对,着攻击带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九道剑光暗合九衍变化,他可不敢当试用防御仙器抵挡.低叱一声,九辐剑回转,迎向九道剑光,破开气彩屏的企图就此落空.即使是九剑何以,用了九衍变化的阵势如强九辐剑的威力,九辐剑依然硬生生地撞了上去.九个长老,修为最低的也有分神期,大部分是合体期的修为同时手机访问***.net独家首发法力,可谓惊世骇俗.无奈对手极强,拥有半仙的修为,竟然能强行挡住袭来的剑光.一连串惊震天地的声音,所有修真者一起后退,九个长老没有地方躲避,强行碰撞的结果是九人同时喷血,仙剑的威力实在恐怖.然而秦小天的心里却是暗暗叫苦,这一剑同样也让他觉得吃不消,一口血涌到了嘴里,毕竟他还没有渡过仙劫,实力无法达到真正仙人的境界,加上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本体,不能精微运用,这次硬拼他也吃了一点小亏.赢巫大吃一惊,没想到秦小天竟然如此强悍,心里更加不安起来,挥手间,又是九个高手冲了上去,他打定主意,用人海战术耗死对手.

本文由澳门十六浦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集 逆天而行 第五章 贪财仙子 歧天路(飘渺之

关键词: 澳门十六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