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十六浦 > 历史 > 集大乘相二卷

集大乘相二卷

文章作者:历史 上传时间:2019-10-19

[第152部第34一卷] 第0152部~佛解一卷

[第1299部第105一卷] 第1299部~集大乘相二卷

天竺三藏真谛

吉祥智菩造

佛解

集大乘相卷上 命妙吉祥菩摩诃。我今略大乘相。菩提心出生大悲相。所一切法。即了知一切法我。此所知相。是故今。

不可言二品第一

此中何名一切法。所界生波蜜多地空菩提分谛量行色等至解三摩底先行解神通陀尼力所畏解大慈大悲佛不共法果。了知一切相真如相法界等法。是一切法。

如是我。一佛婆伽婆。住王城耆崛山。大比丘九九千人俱。皆阿漏已。所作已重。得己利有。心善得解善得自在。善得奢摩他毗婆那。其名曰命阿若如等。乃至住阿那三昧定。菩提等有大比丘尼三六千人俱。摩诃波波提。乃至跋陀迦比比丘尼等以上首。有量婆塞婆夷。婆娑王等而上首。有菩摩诃量百千。是劫中菩。或住此土或他方。一生勒菩。文殊利菩。世音菩等而上首。皆悉通大深法性。易化善行平等。修菩道。一切生真善知。得陀尼。不退法。已曾供量佛。如是等皆悉聚集。

所言者。即五。何等五。色受想行。此中色者五根五境。根眼耳鼻舌身。境色香味。彼眼所依。清眼根。耳所依清耳根。鼻所依清鼻根。舌所依清舌根。身所依清身根。色有二。色形色。青等。形等。有三。受大。不受大。俱大。香有二。好香香。味有六。苦醋甘辛淡。有十一。流燥重滑渴等如是略而。有其三。可意不可意及二中。此如是等由眼等所生。若界趣等分三世。分有分微差行相。知此如是等。略色。受何。受有三。苦受受非苦受。而此三受若依眼等分者。有其六分。彼如是分。受有十八。如下界中明行相。此受者。若界趣等分有分行相。知此如是等。略受。想何。想有六。此之行相。依眼等分彼所取境相。有其六。所取相者即色等。然所依性即不可分。若分若不分。即色受二法。此如是等皆我自所起。此想者。若界趣等分有分行相。知此如是等略想。行何心所有法信等善分。嗔等分。如是心所法。心分位所有行相依眼等。此行者。若界趣等分有分行相。知此如是等略行。何。六身。此者。若依眼等根色等境分及彼相。乃至善不善等。分有分行相。知此如是等略。如前名五。

如理正菩。能解甚深菩言。佛子。一切法二。一切法二此言何。能解甚深菩言。善男子。是一切法不此二。所作非所作。所作者。非所作非非所作。非所作者。非非所作亦非所作。如理正菩言。佛子。何所作非所作非非所作。及非所作非非所作亦非所作。能解甚深菩言。善男子。所作者。此是大正教言句。若是大正教言句。即是世所立言。分起。此世言若分起。由分及所言一向不成。故非所作。善男子。非所作者。言教。若有法所作及非所作是法亦如是亦如是。若如是者。大教可不。非有。若有者相何。所不可言。惟是人分知之所了。欲令他了。如是不可言。是故大此言教。是法所作。善男子。非所作者。此是大正教言句。若是大正教言句。即是世所立言。分起。此世言若分起。由分。及所言一向不成。故非非所作。善男子。所作者。言教。若有法非所作及於所作。是法亦如是亦如是。若如是者。大教可不。非有。若有者相何。所不可言。惟是人分知之所了。欲令他了。如是不可言。是故大此言教。是法非所作。善男子。如巧幻及幻弟子。於四衢道。或取草及木石等。聚集一幻事。象兵兵兵步兵。摩尼真珠珊瑚玉石。及等若有人凡夫愚邪智。不能了草等幻本。是人若若作是思惟。有此象四兵及以藏。若若能力著。作是言。此是真此非真。是人重更思量。若有人非凡夫。及愚邪智知如是草等幻本。若若作是思惟。有如是象等物及以藏。是人若若能力不著。作如是言。如我所思。此是真此非真。世言。是人不重更思惟。善男子。如此凡夫。未得出世真如慧。未法不可言。是人若若法所作及非所作。作是思惟。有如是法所作及非所作。何以故。可可知故。是人若若能力著。。此是真此非真。是人重思量。若有人非凡夫。已真。及得出世真如慧。已法不可言若若作是思惟。如所知法所作及非所作。皆非有。但有假相。分起如幻化事欺诳凡心。於此中起所作非所作名及余名。是人如所不生著。不作是言。此是真此非真。世言。是人不重更思惟。善男子。如是人由知。已能了不可言。欲令他法相故教句。是所作非所作等。

所言者。即十二六。眼耳鼻舌身意。外六。色香味法。此中知。眼等五根色等五境十色。彼意者。即所余法。是法。

能解甚深菩。即偈言。

所言界者。即十八界六根界六境界六界。此中眼等分有六。即有六。眼乃至意。彼色等有三相。善不善及彼中。此之行相。眼等三受所生因性。即彼三受。眼等所生有六。彼六各各三分。苦非苦。如是受。各有十八。如前受所指。行相亦然。

佛言法 二非凡境

次地水火空等相。名六界。所言生者何行相。即十二生。何等十二。所明乃至老死。此中明者。於果谛法中不正行故。由此明起。是故於我中我等。而有所得。明行。行有三。福行罪行不行。福行十善道。罪行十不善道。不行色等至。彼如是行。以其明因行得生。行於是故眼等非果子生。名色。此名色者由故施彼名。名有生。是故受等四名色。即如依名而立。名色六。彼六者。由如是名色眼等六建立六。眼等色等。如前已。受。受有三。亦如前。此中受行相知。受。由明。取。取色等所取所生行。取有。有行相者即如前所行等相。有生。即名色有所生起。由彼明故有生法。即此明自性亦分位。生老死。老衰。死。生法後而其先所得身而悉。然彼明於後中。增一切失。彼等皆由明自等而其因。是故生。此三不。以是回相流。如是知者。於法而起治。了明等自性我。如是等略十二生。所言波蜜多者何行相。其有十。此中施有三。法施妄施慈施。戒有三。律戒善法戒益有情戒。忍辱三。谛察法忍耐怨害忍安受苦忍。精三。被甲精加行精竟成就精。定有三。失定引定事定。慧有三。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方便三。方便拯方便速方便。有三。自行成就解生清佛土。力有三。成事力除力降伏魔怨力。智有三。分智分平等了智生罪智。如是施等波蜜多。以菩提心先。於一切生起慈心。而此波蜜多。於世所行有行相亦所得。於出世等是即我解相。真所如理而。

愚夫於中迷 二著

所言地者。即彼十地。所喜地修施波蜜多。垢地修戒波蜜多光地修忍辱波蜜多。焰慧地修精波蜜多。地修定波蜜多。前地修慧波蜜多。行地修方便波蜜多。不地修波蜜多。善慧地修力波蜜多。法地修智波蜜多。如是地所得法我理。皆慈心所悉差。而彼所修施等波蜜多。安住清上所得。大力普遍成就。不共一切等故。是波蜜多。於所相而差。若人若法相空故。

不邪故 常有

所言空者。即十八空。眼等空是名空。色等空是名外空。眼等色等智平等名外空。方等分器世相。各各察一一皆空。是名大空。於分取性。名空。此空空。是名空空。於谛不可得。名空。於施等行有法皆悉平等。名有空。法悟相。名空。於空法中有少法而可。散而集。是名散空。彼一切法有。名空。一切法中竟余一法不空。名竟空。等法自性如是。所生起自取相。名自相空彼一切法空差。名一切法空。於我中取不可得。名不可得空。此不可得。色等相不可得故。但有性。是名相空。若人若法彼自性空。是名自性空。於性中取性。名性空。彼性者等性故。若等自性起空分者。是相即名性自性空。若彼如是分。即能解色等系。分有分。等取。是即一相。而彼一相性有二。彼如是故即於波蜜多安住一境。自性空理相。是即我真所。

智人 中

所言菩提分者。即三十七菩提分。四念乃至八正道。四念者身受心法。此中身念者身有集而所著。取相等。是名身念。彼受念心念法念亦如是。又即此法念中。若於外中而分者有三。精定正念此。三相即能察菩最菩提心及施等善行。於一切法中得我相。此念最。如是略名四念。所余法亦如是知。

境品第二

四正者。是所治非菩提分。即已生令未生令不生。此名勤二不善非所治。是菩提分未生令生已生令增。此名勤修二善。如是略名四正。

昙竭菩白佛言。世尊。此娑诃世界。向最方世界。七十七河沙世界。有世界曰善名。佛大善修伽陀住。我於一往彼佛所。即於彼中一方地。有七十七千外道。以先聚集而坐。欲思量法相。外道思惟量。安立法相。依其所求相能得者。起相斗诤。乃至言相害由口。刀杖互相便各分散。我此已作是思惟。希有希有。佛世尊出於世。由佛出世。境甚深法相通了皆得。菩已。佛即告言。如是法上。如是相境。我了已他解。安立正教示令易。何以故。我真但是人自所。若是凡夫境界自他可。法上。以是故。知相於一切境界。次法上。我真非相行。一切相行。以是故。知相境。次法上。我真不可言。一切但由言。故知相境。次法上。我真於四事。知一切四事起。次法上。我真相斗诤。一切斗诤境界。以是故。知相境。法上。譬如有人一期食苦味。能比度持蜜等甜味。有是。次譬如有人欲欲焦之所然。能比度持。不相依。有是。次譬如有人言诤邪。能比度持默然定。有是。次譬如有人行知。能比度持四事身是般涅。有是。次法上。譬如有人由蓄行征伐。能比度持北郁越。有我所所蓄。不相斗诤是法。有是。法上。如是人在於。能思量比度持。非境有是。佛竟重偈言。

四神足者。欲精三摩地慧。如是相行增上所得果。以其所得而欲等所。四三摩地。而彼身心所依住想。依止寂所作行。如是略名四神足。

自相法 言四事

五根五力者。即了知一切相果。信精念定慧等增上相根力。如是略名五根五力。

诤法通相 境

次此中如是等所修即二了分。暖位。暖位修四念。位修四正。又有二了分忍世第一法。忍位修四神足。世第一位修五根五力。彼如是等所作行。最上真。信等根力道行相。知彼道所修七支。

一品第三

七支者即念支乃至支。此中念支者。利生菩提。前正念忘失相。法支者。於我法自性相。喜支者。自所修道得漏因生喜故安支者。如其所真法性。非菩提分子而故。身心得安故。定支者。四量及菩提。入真如智一境相。精支者。寂上功德而不味著。修行懈息。支者。念利生如伏。其所行。波蜜多等功德法。平等分去。住平等故。如是略名七支。即如是等七支行名正智分。彼能治障及所知障行相。知修道所修即八正道。

慧菩白佛言。世尊。是言正甚深希有。如世尊是真理。微甚深可通。一相。世尊。我於一一方地。大菩修菩提行在地。於此方所聚集而坐。欲思量法相。行法一。是中有菩如是言。是真相不行。有菩真相行不一。有菩起疑惑心不信一。如是言。此一中何人何人。何者正行何者邪行。一。世尊。我此事作是思惟。善男子。愚了非如理行。何以故。是善男子。未能通微甚深真之法。行等一相。菩已。佛即告言。如是慧。如是法。善男子。愚了非如理行。如通微甚深真之法。行等一相。何以故。慧。若如此。依行法修真。能能真如之理。有是。何以故。慧。若真如行相不者。一切凡夫真如。次一切生正在凡位。得上如安涅。次一切生於凡位中。亦能得上菩提。若真如相於行相。一切人已真如。不能伏行相。由不伏行相故。真谛不能解相系。若於相不得解。亦不解粗重系。若不解二系。不能得上如安余涅。亦不得上菩提。慧。由凡夫不真如。在凡夫位不得上如安涅。亦不能得上菩提。以是故。真如之理行一。是不然。若有人真如行相不者。由此故。知是人不如理行。次慧。一切人由真如。已能伏法行相。非不能故。已能解一切相及粗重惑。非不解。由二解。已得上如安涅。乃至已得上菩提。是故真如行相。是不然。若有人真行相。以是故。知此人不如理行。次慧。若真如行相不者。如行相於惑相。真相亦惑相。次慧。若真如相行相者。真如非行通相。慧。以此真如不惑相。一切行通相。由是故。真如行亦一亦。皆不然。若有人真如行亦一亦。以是故。知是人不如理行。次慧。若真如行相不者。如真相。於行中通差。行相亦通。是故修行人。於行中。不此知修真。次若真如相行相者。以是故。一切行但惟我及以性非真。次一不品各各相。慧。由行相但不通。由行人於行中。知修真。由行我性所是真。乃至不品。亦非一各各相。以是故。真如行亦一亦。是不然。若有人真如行亦一亦。知是人不如理行。慧。譬如白色。不可安立螺一。赤色金不一不。亦如是。譬如毗音美妙。不可安立毗一毗。如沉香香可。不可安立沈一。亦如摩梨遮其味辛辣。不可安立摩梨遮一。呵梨勒亦如是。如纩其柔。不可安立一。醍醐不一不。亦如是。如一切有流苦。一切行常。一切法我。如是苦等。不可安立法一。亦如欲嗔恚愚慢等。寂相。不可安立其一。慧。如是真如一切行。不可安立一。慧。如是真如微甚深可通。我了已。他解安立正教。示令易。佛已重偈言。

八正道者。正乃至正定。此中正者。了一切法我相。住於平等苦等倒。彼之二分是微妙相慧所。正思惟者。起思惟不所作因如而果。正者。言妄分如而。正者。所作而倒。不害生救拔生等。妄而修。正命者。於命邪妄。自行所修自行而。正勤者。至最上地而亦增。身疲倦心生勇悍。正念者。念等如而。慈心自方便。於一切法所忘失。正定者。身等而常依止最功德。安住分智。即相平等相。如是等略名三十七菩提分法。行相略故。

真行法 一俱相

集大乘相卷下 次所言谛者。即四谛。苦集道。此中苦谛者。等倒相背法性。集谛者。如所苦。由此明行等集。生等苦而因性。谛者。於一切法如分生相性。世暗治如所。道谛者。趣向菩提慈心等法及法念。略故此谛於一切法平等所。如是略名四谛。

若一俱 行不如理

所言者。即四。生喜名初。定生喜名第二。喜妙名第三。念清名第四。如是等四皆寂止相。欲界等心不流。是名。然菩亦不味著。竟不生。菩道法。成就量行。如是略名四。

修行奢摩他 及毗那

所言量行者。即四量行。慈悲喜。此四皆量生境界故。此中慈量行者。一切生竟利。所修行而悉相。倒菩道。悲量行者。不令生而有一苦。此悲能治害不起性。喜量行者。一切法我平等。所有施等善住菩提心。利一切生。方便所行如所生喜喜受相。量行者。於三有分平等起大行拯救生。於自所得三摩地而不味著。此能治放逸失心住相。如伏世一切相等心已能安住。於色想治法。於量法得法平等。住法我如理而。所一切平等法。是名自在最所得。如是略名四量行。

是人能解 相惑粗重

所言色等至者。此有其四。空乃至非想非非想。此中空等至者。色想。空而相。有相心住一境。次等至。所有等至。非想非非想等至。此如是等皆寂行如初相。相而所。余察著。如最上相出生。如是略名四色等至。

一味品第四

所言解者。即八解。有色外色解乃至受想解。此中初解者。有色想外色。是名有色外色解。次如其行相色想外色。是名色外色解。次於色等清住行。是名解。次空解。解。所有解。非想非非想解。如是四色解。皆如其行相住如。次受想解行相。知如是略名八解。

佛告菩提言。菩提。汝汝知多生。在生界有增上慢。由此慢心自所得。次汝汝知多生。在生界增上慢。不由慢心自所得。菩提言。世尊。我我知少有生。在生界增上慢。不由慢心自所得。世尊。我我知量不可。生等在生界有增上慢。由此慢心自所得。世尊。我又一住阿若寂林中。有多比丘大聚集。去我不住若。我又一日中後分。此大互相聚集。其所法相。己修行自所得。有比丘。由其所得。或有比丘相。或有比丘生。或有比丘。或有比丘。或有比丘道。如於中有六相。或有比丘入自所得。乃至入及入道。或有比丘生自所得。乃至生生道。或有比丘食。或有比丘四谛。或有比丘界。及界差界。乃至界及界道。或有比丘念及念。相念。治念治道念。修未生念念生已生念。念住及不忘失增。自所得。如念正勤如意足根力分道。道相道。治道。治道道。修未生道。道生已生道。道住。及不忘失增。自所得。世尊。我此已作是思惟。如老所法相。自所得。此老有增上慢。由此慢心自所得。是事。何以故。如其所自法。知是人未能了一味真如遍一切。世尊。如世尊言。一味真遍一切。微甚深可通。此言希有是。世尊。若世尊正教中勤修行比丘等。一味真遍一切。尚通。外道在正教外。能知一味真。佛言如是。菩提如是。微最微。甚深最甚深。最。遍一切一味真。我了已他解安立正教。示令易。何以故。菩提。於五中清境界。是我所名真。菩提。於十二入十二生。四食四谛界念。正勤如意足根力分八道中清境界。是我所名真。此清境界。一切平等一味。差相。如於中乃至道分中。清境界平等一味皆差。菩提。以是故。知一味真如遍一切。次菩提。修行比丘。若已通一真如人法我。不更一一余所有真如。於十二入十二生。四食四谛界念。正勤如意足根力分八道分。若已通一分真如人法我。不更余道分所有真如。分後智。有能真如。所余法一味真遍一切。但以分後智。前分智。一切法一味真持至得。菩提。以是故。汝知。真之理遍一切唯一味相。次菩提。如互有相。如十二入十二生。四食四谛界念。正勤如意足根力分八道分。互有相。若法真如人法我互有相。法如如人法我不成真。由因生。若由因生成有。若是有非真。若非真更於此求真。菩提。由此真不因生。非是有非不真。於中不求真。何以故。此法常。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性法界法住皆悉常住。菩提。以是故。汝知。一味真等一切。菩提。譬如色差更互不同。於色中空相。有差有。於一切同一味相。如是法各各。汝知。於法中一味真如等差。亦如是。世尊是已重偈言。

所言三摩底先行者。欲住彼空等三摩底。先如行相。住法自性平等寂後安住三摩底。此名先行。又知。此四色等至及等至而菩於冒哩喏多位入子游三摩地。前而。不非三摩多心之所。亦不初等之所。此等至是相。此中三摩底。何故次第如是。成熟生如所次第如是。又知。此即最上。是者了我。我故自心寂。所修神通波蜜多等。皆慧所如出生。此即略一切法相。

本文由澳门十六浦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集大乘相二卷

关键词: 澳门十六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