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十六浦 > 历史 > 一枚钱币揭开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年代

一枚钱币揭开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年代

文章作者:历史 上传时间:2019-05-10

  记者了解到,肃北玉矿遗址一经发现立即引起了国内文物界的关注,北京大学、西北大学、四川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国家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及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高等院校及学术机构的20余名专家、学者日前围绕玉矿发现和发掘意义、遗址年代、聚落研究、矿物学研究、信息采集及遗址保护等方面在兰州召开了研讨会。

图片 1

  在研讨会上,西北大学王建新教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田亚岐研究员等专家一致提出,通过建立墓葬中陶器的标尺和聚落居址中陶器的标尺,以及根据在2号探方(T2)地层中发现的一枚战国时期魏国钱币,可以将该遗址的年代断定在战国至汉代,同时马鬃山玉矿遗址上发掘出土的玉器在色泽上与陕西关中东周秦墓中出土的大量玉器较为相似,显示该玉矿与秦文化玉器可能存在一定关联。

在多次调查基础之上,2011年、2012年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马鬃山玉矿遗址连续两年开展考古发掘,取得了较大的收获。为了进一步做好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发掘、研究工作,2013年1月19日至21日期间,来自北京大学、西北大学、四川大学、伦敦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国家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高等院校及学术机构的20余名专家、学者在兰州召开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发掘研讨会。香港中文大学邓聪教授因故未能到会,但以书面形式向会议转达了他对马鬃山玉矿遗址发掘的一些认识及建议。 会议首先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陈国科代表马鬃山玉矿遗址考古队对近两年的调查、发掘工作进行汇报,与会人员参观了发掘出土的部分遗物。之后各位代表对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发掘情况进行了集中讨论。讨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马鬃山玉矿发现和发掘的意义 从事玉器研究的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认为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发现与发掘具有开创性和里程碑的意义。马鬃山古玉矿的发现为探寻中国古代众多玉器原料的来源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在矿区内发现的大规模聚落为玉矿的开采而存在。该类型的遗址在中国是首次发现,意义重大。同时,该遗址的发现也是考古人来做玉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契机,很可能将改变以往玉文化研究的模式。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发现与发掘,必将使中国玉文化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西北大学的赵丛苍教授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认为中国玉器在世界古代文化中具有独特性,这不仅表现在物质方面,精神方面表现更甚。有学者提出玉石之路的概念,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发现为丰富和完善这一概念具有重要意义。香港中文大学邓聪教授指出,中国是东方玉国,有近一万多年玉器文化的历史。近二、三十年来考古遗址墓葬中出土大量的玉器,已成新石器时代及青铜时代中备受注目的研对象之一。然而,玉器文化研究必须要从玉器生产与消费埋藏整个阶段去考虑。过去三十多年来,玉器文化研究在玉器生产方面,乏善可陈。甘肃马鬃山玉矿遗址发现,对我国西北地区从史前至历史时期玉料开采技术、生产玉料的社会结构、玉料贸易运输形式等各方面,将一定会起着示范性的作用。年代问题 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年代问题亦是本次讨论的一个重点问题。王建新教授指出,由于墓葬和居址中出土陶器往往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因此处理聚落中出土陶器时,应该分别建立墓葬中陶器的标尺和居址中陶器的标尺,最后寻找相应的桥梁将二者对应起来,这样可以建立相对准确的相对年代序列。北京大学的陈建立教授提出,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解决该遗址的绝对年代,如碳十四测年及对火烧玉石进行热释光测年。北京大学的赵化成教授指出,由于马鬃山遗址仅出土两片四坝时期的陶片,且该类型陶片在骟马时期仍然存在,加之该遗址并没有单独出土四坝文化时期的遗存,因此我们不能轻易判定马鬃山的上限年代是四坝时期。2012年的发掘,在T2最早的地层中发现了一枚布币,通过上面的铭文,认为该币为战国时期的魏国钱币。较晚时期的文化遗存以汉代器物为主。因此,认为马鬃山玉矿遗址的年代应定在战国至汉代。由于骟马文化的遗存在该遗址早晚阶段都有发现,故该遗址的发掘对于解决骟马文化的年代问题十分重要。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田亚岐研究员指出,在陕西关中东周秦墓中出土大量玉器,如秦公1号大墓,这些玉器从色泽上看较为相似,提出秦文化玉器可能与马鬃山玉矿有一定关联。西北大学的赵丛苍教授也提出类似的看法,认为马鬃山遗址出土战国时期的货币确定了遗址年代的上限,遗址中发现的玉料的玉质与西周、战国、汉等时期发现的玉器质地相似。发掘方法和技术路线 赵化成教授认为,由于马鬃山遗址的面积较大,因此在发掘之前应该进行整体规划,测绘各区详细的地形图,设立总基点,划分发掘区,各区单独进行探方编号,采取RTK布置虚拟探方,以便日后的长期发掘。王建新教授提出在发掘之前首先通过物探的手段来获取遗址的有关信息。在发掘房址的过程中,尤其是对半地穴房址的发掘,可在房址内部留出一十字隔梁,采用四分之一或二分之一的方法进行发掘,这一方法对于控制房址在不同时期产生的地面有着显著的效果。就发掘技术及一些注意事项,邓聪教授也书面提出四点建议:第一点,就加工工具而言,出土大小石锤、各种砺石意义重大。这些资料对研究玉料采集及选料加工是很重要的根据。石锤方面,在石质上必须进行岩性鉴定。一些石锤也可能是用软玉制成。石锤大小重量,出土状况及组合使用方式等,均值得注意。因为玉料开采一般用打制技术,打制过程中一定产生大大小小玉料的碎片,碎片可能有些在数毫米直径,但这些碎片对加工位置,玉作坊内活动空间分析,均有重要意义。这意味着在某些玉料采集或加工活动堆积较稳定的范围,有必要进行精细发掘,原位置记录、出土泥沙全部经网格过滤,采集细微的玉碎料标本。这在玉料作坊论证上有着重要的意义。第二点,多种砺石和磨面粗细差异,砺石出土组合原位置纪录至为重要。又砺石集中出土范围,应该就是研磨玉料的空间,研磨玉料必须有充足大量水源,配合盛载水的陶器。房址内可能有水沟遗址存在,其中水沟中更可能是解玉砂聚集的地方。这些在发掘过程中,应仔细观察及采集砂土进一步分析。第三点,玉料和毛坯,绝大部分均由打制技术成形。玉料及毛坯表面,由先后不同加击面所构成,对这些加击面间破裂痕先后顺序状况判断,有必要用绘图及相片表达。这样才能具体反映玉料采集及毛坯加工技术特征。欠缺这样观察,就只能是一种初步表面的描述,难以掌握玉料打击技术特征。第四点,至于房址内玉作坊发掘,要特别注意是否有与玉作活动相关特殊的遗迹,如储藏遗迹、加工用的机械遗迹和空间上的配置。玉工必须要充足光线下进行,这方面还要考虑到房址内光线来源问题等等。

本文由澳门十六浦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枚钱币揭开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年代

关键词: 澳门十六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