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十六浦 > 历史 > 永春石鼓发现一清初墓塔铭 力证福建泉州有过少

永春石鼓发现一清初墓塔铭 力证福建泉州有过少

文章作者:历史 上传时间:2019-05-10

  墓塔铭拓片有“少林寺”字样

相关简介

  台海网8月6日讯 据泉州晚报讯 (记者林耀平)长期以来,泉州少林寺多见于地方文献记载或民间相传,苦少实物见证其存在。日前,永春石鼓镇出土一方墓塔铭,上面两处镌刻有“少林寺”字样,有力佐证了南少林在泉州的一段辉煌历史。

南少林,大量的资料显示其的确存在过,但却在清朝时因参与反清复明活动被清廷镇压了,是彻底焚毁还是改名换姓,至今尚被研究者争论。但可以确定的是:1.其的确存在;2.南少林在福建;3.它留下了不同于北少林的丰富武学。

  该墓塔铭标题为《临济正传三十四世寿圣兴国禅寺铁山卓天二和尚合藏塔自铭》,是永春县石鼓镇桃场村民颜文权在当地狮寨山整理山地时,从一座已被盗挖的古墓里发现的。据文物工作者考证,墓塔铭是墓主人铁山和尚在圆寂前为自己和徒弟卓天合葬墓所作,详述了师徒二人出家、修习、弘法的过程,撰于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刻于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

明朝时期有因倭寇侵扰,南少林曾派出僧兵在福建沿海抗击倭寇,因此后有武学回流一说,即明朝南少林武学回流给北少林。

  铁山和尚在铭中讲述自己选择舍利塔址时说:“择吉于少林寺之麓,坐壬揖丙(即坐北朝南)”;在全文之后的一首偈语里又写道:“少林寺畔有高冈,堵(即浮屠,舍利塔)轩峙自朝阳”。也就是说,铁山和尚所选的墓址,是以当年的“少林寺”为参照地标的。

2三处古寺 泉州

  那么,这个“少林寺”在哪呢?据考古工作者现场踏勘,铁山和尚墓上方约200米现存一处荒废多年的寺院旧址,废寺名“星岩”,背依狮寨山,向南俯瞰永春岵山和南安诗山镇,星岩极可能就是永春少林寺。

图片 1南少林 泉州南少林最早见于《万年青》"白眉道人奉旨大破少林寺"。清末成书《少林拳术秘诀》称:"斯时国内有两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闽中"。唐豪考证认为:此"闽中"少林即泉州少林,从而奠定了泉州南少林的地位。早期看法认为:泉州东禅院即南少林。始建于唐初的泉州少林寺虽历经沧桑,千年古刹史迹犹存,文献可稽。清咸丰六年年间,东禅寺主持幻空曾手书"少林古迹"山门匾额,稍后又出现过"钦赐东禅少林寺"供案。泉州历史学会陈泗东据此认为:"东禅寺有两个名称,一是正式的,名为镇国东禅寺……另一个是俗称,叫少林寺。"东禅寺即南少林的说法在武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永春又怎么会有少林寺呢?原来,从唐迄清,泉州少林寺历经三兴三废,部分武僧在动乱中流落到永春、德化一带山区,继续习武弘法,星岩当是其中的据点之一,是泉州南少林的重要分支。闻名遐迩的咏春拳早期称永春拳,据相关记载即起源于福建泉州少林寺的“永春殿”(或称“永春堂”)。

泉州是南少林武术的发祥地,武术活动历史悠久,它始晋唐,盛于两宋,至今枝繁叶茂,拳派远播,影响广泛。以南少林武术为代表的泉州武术文化是泉州优秀文化积淀的重要组成部分。南少林武术由五祖拳、太祖拳、白鹤拳、五梅花拳等拳种构成了独特而博大精深的拳术系统;是泉州历史文化的重要内涵,也是中华传统武术中的宝贵遗产。明清以来,它传播到东南亚、台湾、香港、澳门和琉球等地,成为泉州南少林武术的支派。南少林武术薪火相传,有极强的传统继承性和凝聚力,至今海内外人士寻根溯源,络绎不绝。泉州少林寺由嵩山少林寺分灯衍派,建于清源山麓,曾一度出现过"寺僧千人,陇田百顷,树林茂郁"的盛况。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重视支持下,泉州广泛开展群众性武术活动,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实力雄厚、独具特色的武术队伍。60年代泉州业余武术社成立,拳界耆宿纷起响应,气象为之一新。改革开放以来,泉州市武术协会应运而生,各门派传人齐集麾下,武术馆、武术学校遍布城乡,再现"泉南千载少林风"的盛况。目前全市已有5个区被国家体委评为"武术之乡";二十年来,世界各地众多武术团体和人士来泉寻根访友,并开展了双边的访问交流活动。泉州武术界与日本、菲律宾武术团体结为友好团体,并与四大洲的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十个武术团体建立了友好联系,为增进泉州与世界各国和各地区人民的传统友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泉州文史专家、国际南少林五祖拳联谊总会主席周焜民认为,该墓塔铭的发现意义重大,对进一步揭示泉州南少林史实有很大帮助。

莆田

  永春也有少林寺——一方清初僧人墓塔铭考述——一方清初僧人墓塔铭考述

历史

  近日,一方清朝初年的僧人墓志铭在泉州永春县现身,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这方墓志铭上两次出现“少林寺”字样!

莆田南少林寺遗址位于福建莆田县西天尾镇九莲山林山村,距市区约17公里。

  这方出现“少林寺”记载的墓志铭标题为《临济正传三十四世寿圣兴国禅寺铁山卓天二和尚合藏塔自铭》,镌刻在一块黑页岩上,宽34.8厘米,高56.3厘米,厚1.5厘米,平面形状上弧下方。上部为篆额,下部为行书正文,正文共27行,每行最多46字,可惜的是由于碑石有缺损,每行最下端缺失1或2字,包括缺字总共1078字,每字约1厘米见方,字体清秀,线条刚劲。

九莲山中有座林泉院,始建于南朝陈永定元年,至北宋嘉佑年间(1056-1063),此寺已形成很盛的武风,成为我国东南沿海武术活动的中心。相传河南嵩山少林寺13武僧帮助唐太宗统一中国后,唐太宗赐于“僧兵”,并准许在全国各地建立十座分寺。据考,荔城区九莲山的林泉院,就是少林寺十座分寺中较早创建的分寺之一。因为规模宏大,武风鼎盛,影响南中国,故称之为南少林寺。据考,该寺于清初被清兵焚毁。

  该墓志铭是铁山和尚在圆寂前为自己和较早几年生西的徒弟卓天合葬墓所作的,详述了师徒二人出家、修习、弘法的过程。铁山俗姓陈,安溪县人,出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长习儒业,因馆于桃源惠明寺”(“桃源”为永春旧称,惠明寺又称小开元寺,位于永春县桃城镇桃溪社区),见僧人诵经礼佛,也产生出家之念。崇祯四年(1631年),他到湖安岩(位于永春县五里街镇吾东村湖安山上)由省宗和尚剃度,省宗和尚为其取字“铁山”。铁山出家后,勤于拜访各地名寺高僧,先到“温陵戒坛”(在泉州开元寺)“听弥陀疏钞”,又“往参费隐老和尚于黄蘖”(费隐为福清黄蘖寺住持),“复上鼓山依永觉和尚座下”(永觉又称永觉元贤,福州鼓山涌泉寺住持)。崇祯十一年(1638年),铁山返回永春,在崆峒山(位于永春县石鼓镇桃场社区)“结茅而居”。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木庵和尚住持永春县象山慧明寺,请铁山担任首众(即首座)。第二年,木庵东渡日本(墓志铭提到“和尚东渡”即指木庵赴日本弘法)。铁山仍回崆峒山,后来收了个徒弟,取字“卓天”。康熙五年(1666年),铁山和卓天在崇安(武夷山),应当地知县、士绅极力邀请,主持重建兴国禅寺。卓天还远到“荆襄”、“潇湘”一带(湖北、湖南)传播黄蘖宗佛法,不幸于康熙十四年(1675年)圆寂。铁山痛惜之余,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建一座有双圹的舍利塔墓,先安放卓天舍利,并打算在自己圆寂后同葬于其中。铁山和尚记载,墓塔“择吉于少林寺之麓,坐壬揖丙”,又作铭曰:“少林寺畔有高冈,窣堵轩峙自朝阳。”铭文最后一段为铁山的徒子徒孙所加,说明铁山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三月圆寂,康熙三十年(1691年)孟冬其舍利葬于墓内。根据文义推知这方墓志铭撰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刻于康熙三十年(1691年)。

僧兵

  墓志铭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历史信息,对研究中国佛教史特别是黄蘖宗可资佐证。铭文中提到的费隐、永觉、木庵都是明末清初十分有名的高僧,特别是铭文提到了木庵东渡日本及黄蘖宗传播到武夷山、荆襄一带,可与史料相印证并起到补充作用。墓志铭由“住泉州开元禅寺涌幢庵法弟明光和南拜篆额”,这位明光和尚在清道光《晋江县志》中有记载。铭文提到“修湖安之祖塔”,也就是铁山到他最早出家的湖安岩修建“祖塔”,笔者根据知情人的指引,在湖安岩附近找到一座被荒草遮蔽、保存完好的舍利塔墓,其建造形制与铁山墓几乎是一样的,这也证明了墓志铭所言非虚。

1986年至1988年,原莆田县在文物普查中,发现了这座湮灭了几百年的寺院遗址,经过认真发掘,发现了5个刻有“僧兵”、“诸罗汉浴煎茶散”等文字的北宋石槽。据传,只有少林寺才能冠之以“僧兵”二字。(但这一说法被驳斥,泉州知名史学家—陈泗东反驳有关莆田“僧兵”的说法。他认为:凡和尚组成的军队,皆称“僧兵”。而僧兵不只少林寺独有,其他寺院也有。根据历史资料:在明顾炎武的《日知录》中记载,除少林寺有僧兵之外,许多地方在历史上都有出现过僧兵;而《梦观集》中也出现过泉州“僧兵”的记载。因此,“僧兵”不只少林寺独有,全国很多地方都有,泉州更多。况且,据嵩山少林寺碑文中记载,“十三棍僧”救唐王之后,唐太宗只封给这些僧人以官衔,赐田地,颁布圣旨加以表扬,并没有特别叫少林寺组织僧兵,给予编制。)据此,经国家文物局批准,1990年12月,福建省考古队对九莲山寺院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真觉大师 革隹 堤之塔、林泉院、天佑”唐代石刻和“长兴四年岁次癸巳正月”等字样的南唐陶质鸱尾等珍贵的历史文物。

  对泉州武术史和历代碑刻研究精深的武术名家周焜民、史学专家吴幼雄教授对这方墓志铭碑进行了仔细鉴定,认为是真实无疑的。

重建

  铁山墓志铭上两次出现“少林寺”字样,一处是铁山和尚讲述自己在选择舍利塔的地址时,“择吉于少林寺之麓,坐壬揖丙”;一处是铁山在全文之后,附写了一首类似偈语的诗歌,其中提到“少林寺畔有高冈,窣堵轩峙自朝阳”(“窣堵”即浮屠,指舍利塔)。这两处“少林寺”都是被当作铁山和尚所选墓址的参照地标,说明在铁山墓所处的山上确实存在一座“少林寺”!

1992年4月25日,南少林遗址论证会暨重建莆田九莲山南少林寺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1998年12月8日,九莲山南少林寺重建工程竣工,开始向海内外开放。

  在知情人指引下,我们在石鼓桃场狮寨山找到铁山和卓天合葬舍利塔墓。尽管已遭破坏,仍可看出墓地规模颇大,前有墓埕,埕的周沿用石块砌垒。由于被盗墓人破坏,舍利塔已倒塌在墓室前,塔高约一米,圆柱状,材质是由红土、糯米、黑糖加在一起捣成的“三合土”。在旁边还有一块形状不大规整的构件,疑为从舍利塔上掉落的塔帽。墓志铭提到墓地的方位是“坐壬揖丙”,也就是坐北朝南,与该墓坐向相符。墓室是双圹的,也与墓志铭提到“先分半座”安葬卓天舍利,“更半座俟山僧撒手之时将娘生皮袋同藏此中”(即另外半座安放铁山舍利),是相吻合的。

为了更好发展莆田南少林,2007年莆田南少林寺恢复宗教活动。 1986年,莆田市在西天尾镇北部层峦叠嶂中的九莲山麓发现一处古建筑遗址,以及五口建造于北宋年间的大型花岗岩石槽残碑、石柱等,学者们从石槽长226厘米、宽100厘米,槽旁刻有“诸罗汉浴煎茶散”字样,判断这是僧兵治疗伤病用的石槽,又从残碑、石柱上的“林泉院”、“寺山界”字样,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口重达数千斤的宋代石槽,槽上刻有“当院僧兵永其佳其合共造石槽一口”,推测此遗址可能是南少林寺遗址。

  在铁山墓斜上方相距约二百米处,我们发现了一处已经荒废的寺院基址。这里杂草丛生,存留有一段乱石砌筑的墙基,两个没有雕饰的覆盆式石柱础。根据当地老人的说法,这处废寺叫“星岩”,但始建和消亡的时间都不清楚。从“星岩”基址可以看出,其坐向与铁山墓一样坐北朝南,背依狮寨山,向南可俯瞰永春县岵山镇和远眺南安市诗山镇。星岩前面以前有大片的稻田,是星岩的寺产。岩附近有清澈的泉水,常年不竭,可供和尚取用。在星岩寺前有一条古道经过,往南经过岵山、诗山通向泉州,往西南经过达埔镇通向安溪县。

地形

  笔者认为星岩就是“永春少林寺”——

九莲山南少林寺海拔500多米,地形酷似河南的山间盆地,居九华山脉中段,地势十分险要,是理想的兵家用武之地。山间盆地小平原,耕植可以自给,大本营离各个隘口不过数里之遥;且坡度平缓,如有军情,到隘口凭险据守不过片刻功夫。从地理形势上看,林山实在是个易守难攻的藏龙卧虎之地。寺区周围有朱山、樟江、寨头等10多个山寨。目前各寨遗址均存。山头尾和梧桐山还有高三、四十米颇为壮观的山涧瀑布。少林寺遗址正处在九莲山盆地的中心,寺院的基地有两三万多平方米,十方丛林的气度可想而知。清初,南少林寺因在反清复明斗争中与天地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清王朝深为忌恨,遣兵焚毁,莆田南少林寺从此湮没于历史烟尘之中。

  第一,星岩的位置与墓志铭的说法相符。墓志铭说铁山墓在“少林寺之麓”,则少林寺与铁山墓同处一座山上,且少林寺的位置要比铁山墓高,这与我们现场调查看到的情形是完全相符的。星岩也是狮寨山唯一的寺宇。墓志铭提到“少林寺畔有高冈”,星岩背依高耸的狮寨山,这里所说的“高冈”应即狮寨山。狮寨山一方面有道路与外界相通,一方面又林木茂密,山势较高,适合修行和练武的需要。

遗址

  第二,星岩与武术的关系十分密切。在接近狮寨山顶的地方有一片石壁,现在由于林木蓊郁而看不真切,民间传说,星岩的和尚有武功,他们经常在石壁间练武。在探访中,我们还得知,离星岩最近的有人居住的地方是“菩萨格”(属桃场社区),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独立的山间小村落,习武成风,现在菩萨格的居民不清楚祖辈所习武术从何而来。如果星岩就是少林寺,那么这一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1992年4月25日,莆田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向外界宣布发现南少林寺遗址,中国佛教会理事、嵩山少林寺第29代方丈德禅大师出席新闻发布会,他根据先辈叮嘱,暂定了林泉院即南少林寺,并赠送了“南少林就在福建莆田九莲山下”的亲笔题词。现在,莆田南少林寺已初具规模,大雄宝殿、天王殿、钟鼓楼、山门以及赵扑初题额的“南少林”牌坊等,巍峨壮观,金碧辉煌。周围的古竹寺、霞梧院、九莲岩等大小寺院环绕着南少林寺,形成气势昂扬的寺院群落,重现了当年十方丛林的恢宏气度。唯一的遗憾是所有记载只是“林泉院”的痕迹,并无记载“少林寺”的字样,还是不能服众。

  清初,泉州地区长期成为抗清的前沿阵地,其间有少林寺武僧到永春传授少林武功以积聚反清力量。如果他们以星岩为重要据点,从而使星岩别称“少林寺”,这是极有可能的。这可以从武术界历代相传的说法中找到佐证。曾谋尧撰写的《永春猴拳》一文(收录于1980年厦门人民广播电台编纂的《天风海涛》第2辑),提到:“清初,泉州少林寺有一个叫至善大师的人,来到永春,看见山川绚丽,古刹僻处幽林,正是召集天下志士抗清的好场所,就在永春传术授徒,所以有‘永春大殿,南拳正宗’的盛誉。”这个“古刹”、“永春大殿”应该就是“少林寺”了。

景区

  但是,由于清廷多次颁布严禁民间练武的禁令,且闽南拳禁严于别处,泉州少林寺被毁于乾隆年间,星岩本系小寺有可能在同时或稍后也逐渐沉寂直至废圮,永春“少林寺”之名亦逐渐被人遗忘。

南少林景区,有南少林寺、九华叠翠、紫霄怪石、关帝庙等自然景观,还有九牧祖祠、澄渚书堂、九华山摩崖“虫文鸟篆”的仙篆文字,更有海上女神林默娘、三一教创始者林兆恩、民族英雄林则徐、著名理学家朱熹的史迹和石刻等人文景观。大量丰富而有价值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将被进一步挖掘整理和开发利用,将再投入2.3亿元设计建造30多个景点,形成一个环境优美、设施完备、涉外服务发达、集旅游、朝圣、度假、轻工、商贸等为一体化的旅游名胜度假区。

  在铁山生活的年代,也正是永春武术发展的鼎盛时期,永春是南少林武术的重要传播地。闻名遐迩的永春白鹤拳,就是在清康熙初年在永春开始传播的。除了白鹤拳,还有太祖拳、达尊拳、罗汉拳、猴拳(行者拳)、狗拳等多种少林拳种在永春同时流传。正是永春少林寺的存在,才为白鹤拳等南少林拳种从永春向外广泛传播直至走向世界提供了一个平台。如福州的鹤拳、狗拳,漳州的白鹤拳、猴拳、达尊拳(其中一支)、罗汉拳(其中一支)、朝鹤堂洪家拳、威德堂洪家拳,广东顺德联英武馆的永春拳等均承认起源于永春县。鹤拳再从福州传到日本冲绳,衍化成刚流柔空手道。

古迹

  《临济正传三十四世寿圣兴国禅寺铁山卓天二和尚合藏塔自铭》两次出现“少林寺”字样,确证清初在永春曾经存在一座“少林寺”,同时也证明了泉州南少林寺也是真实存在的,泉州和永春是南少林武术的重要传播地。笔者经过实地调查和资料论证,认为位于永春县石鼓镇桃场社区的“星岩”遗址就是历史上的永春“少林寺”,只是尚待更深入的求证。恳切希望专家学者提出批评指正意见,也希望知情人提供相关线索,共同解开永春少林寺之谜团。

武术是我国国宝,莆田是武术之乡,自唐代武则天首开武考以来,莆田共中全国级武状元12人,武进士307名,有22人任过兵部尚书。南少林寺是南拳的发祥地,也是东南沿海武术活动中心,南少林的“佛家拳”、“安海拳”、“一指禅”等名扬大江南北,远播日本、东南亚。1990年以来已连续举办五届南少林传统拳术大赛。各路拳师表演51种不同的拳械,110多个套路,并首次发现了新的拳种“佛祖拳”。习武有上自88岁的长者,下至5岁的孩童,反映了南少林故乡的武术遗风。

来源:台海网

南少林寺原名林泉院,始建于南朝陈永定元年。林泉院的习武之风,缘起于唐初,传说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后,辅公部将路得才聚众东南沿海沦为强盗,夜集明散,弄得民不聊生。唐太宗命已敕封为大将军的少林寺方丈昙宗率僧兵惩治海盗。昙宗派十三棍僧之一的道广和尚和僧广、僧满三人带五百僧兵入闽平暴。他们在当地收下不少禅宗弟子,沿海人民挽留这些救难的活菩萨。道广也感到盛情难却,就回嵩山少林祖庭禀告昙宗方丈,昙宗方丈送一首偈语让其在福建找一处同嵩山九顶莲花山相似的地方建一座南少林寺:一则示不忘祖庭;二则在沿海传播大乘禅宗。偈语是“傍海平盗日月久,九莲山下有宿头;南北少林同一寺,大乘禅在心中留”。为此,道广和尚回到福建就按照方丈偈语所说,同师兄弟们找到了当时就有名气,且酷似嵩山的林泉院扩寺定居,同嵩山少林寺一样养僧兵,参政事,林泉院也就成为江南的少林分寺。该寺所在的林山村周围有九座山围成一圈,形如九瓣莲花,寺院就坐落在花心的位置上,因此名为九莲山少林寺,俗称南少林寺。莆田南少林寺在反清复明斗争中与天地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南少林寺武僧所具有的强烈泊疾恶如仇、除暴安良的忠义精神,曾受到民众的推崇。在反清复明斗争中,南少林寺被清兵所焚毁,由于清廷的舆论封锁,这一段悲壮的历史鲜为人知,只是在民间悄悄流传。“寺因武显,武以寺名”,南少林寺是南拳的发祥地,当时此寺习练少林南拳武风极盛,并广泛流传民间。

去过北少林的人知道,嵩山少林寺北靠五乳峰,寺前有条小溪自右向左流过。河对面为少室山,寺右侧有塔林,右前方有“卧佛山”,左前方为九顶莲花寨。林山的林泉院,它背靠祖山等几个小山头,院前也有一条小溪从右向左流过。院右侧有塔群(今为塔里,塔西自然村),寺院右前方也有一座“卧佛山”(当地叫它为弥勒献图山、石面桶),寺院左前方有九叶莲花峰。

在林泉院遗址上重建的南少林寺四周山头海拔在600米左右,最高峰为北部的祖山(又称朱山,与明亡后天地会拥戴的反清复明精神领袖朱太子有关),高642.1米,西部大舞寨600.2米,东部山头尾576.6米,南部斜仑595.5米,紫霄峰559米,南少林寺对面巨岩“石面桶”576.6米。站在朱山半山腰,可以数得出九个山头恰似莲花,故乾隆莆田县志称为“九莲峰”。

林泉院正处在莲花心上,居九华山脉中段,其附近有九堆天然巨石也形似莲花,俗称“莲花穴”。林泉院的基地有二万多平方米。周围有苦竹寺、霞梧院、九莲岩等大小寺院,环绕着林泉院形成洋洋大观的寺院群,十方丛林的恢宏气势可想而知。

考古队在南少林遗址考察附近的资福寺建筑大多已毁,现存一室,建于光绪二十四年,内有一对石刻对联:“云日就瞻祝无最寿,天人欢喜演上乘禅",为宣统皇帝的老师陈宝琛敬书。北面有一座“红花亭”,系明朝遗臣陆圻、郑郏创建于清顺治三年,神案前有石砌莲花图案,亨柱上有“万物总归三尺剑,五云时现七星旗‘的楹联,题头暗示天地会的武将万云龙和南少林寺五祖和尚反清复明之举,是天地会反清斗争的聚义厅。

莆田南少林寺地势险要,是理想的兵家用武之地。周围有朱山、樟江、苏岐、黎尾、梧桐、斜仑、紫霄峰、寨头、山头尾、大尖、洪度、太舞、石面桶等10多个山寨,目前各寨遗址尚存,樟江寨的四处石刻,证明该寨系黄次波于明末隆武元年抗御清兵时所建。山头尾和梧桐山还有高三、四米的鬼潭瀑布和无底坑爆布。

林山村至今保存大量与寺院有关的地名,如院前、院后、院口、塔里、塔西、放生池、练功埕、马槽等,更有与习武有关的姑嫂营、南营、后营、尾营、将军庙、旗杆坪等,单是长226厘米,宽100厘米的刻有“诸罗汉浴煎茶散”字样的僧兵治疗伤病的石槽和7千多亩的茶园遗迹,就足见当年金戈铁马之盛。

九莲山下的小湾存有一块大石,上刻有“僧继言造”。据说这四个字是一个叫继言的和尚用手指刻写的,相传当年有一武林高手扮成游僧来林泉院偷走少林剑谱,继言识破后,在溪边拦截,却不动武,只说要架石替他做桥,说罢背起一块大石架在溪上,用手指写下此四字,然后客气地让路,那假僧一看,自知功力不如,就把包袱放下飞快逃走了。继言和尚以一指禅功扬名,传说他可用一指帮人治病。林泉院附近有一块“一指禅石”,象手一样,食指指向西方,形似南拳标准手势,成为当年照此石启示,练功坐禅的天造之物。

此外,这里相传的“千灵祖师斗山魈建苦竹寺”、“佛光创建霞梧院”、“吉星侍卫”、“五百僧洗反”等故事道出了一处处历史典故。 在众多的南少林寺遗址研究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向国家申请探方考古。1990年12月1日至1991年5月25日,经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批准,福建省考古队对林泉院约3万平方米遗址进行第一期1325平方米的重点发掘,又出土了大量隋唐至清初的历史珍贵文物,发掘了五个刻有“僧兵”、“诸罗汉浴煎茶散”等文字的北宋石槽,史载只有少林寺才能冠以“僧兵”二字。考古发掘出土了“真觉大师难提之塔、林泉院、天佑”唐代石刻和“长兴四年岁次癸已正月”等字样的南唐陶质鸱尾等珍贵的历史文物。

图片 2南少林历史

因为莆田自设县时就隶属于南安郡,唐代隶属于清源郡(晋江南安莆田仙游4县,包括今泉州厦门莆田金门及漳州北部),在清朝时又和泉州隶属于兴泉永道,从民国到新中国后的几十年内一直是隶属泉州,所以有泉州的南少林之说。泉州的南少林最早见于《万年青》"白眉道人奉旨大破少林寺"。莆田地处闽中,清末成书《少林拳术秘诀》称:"斯时国内有两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闽中"。唐豪考证认为:此"闽中"少林即泉州少林,从而奠定了泉州南少林的地位。早期看法认为:泉州东禅院即南少林。始建于唐初的泉州少林寺虽历经沧桑,千年古刹史迹犹存,文献可稽。清咸丰六年年间,东禅寺主持幻空曾手书"少林古迹"山门匾额,稍后又出现过"钦赐东禅少林寺"供案。泉州历史学会陈泗东据此认为:"东禅寺有两个名称,一是正式的,名为镇国东禅寺,另一个是俗称叫少林寺。"

武术

泉州是南少林武术的发祥地之一,武术活动历史悠久,盛于两宋,至今枝繁叶茂,拳派远播,影响广泛。以南少林武术为代表的泉州武术文化是泉州优秀文化积淀的重要组成部分。南少林武术由五祖拳、太祖拳、白鹤拳、五梅花拳等拳种构成了独特而博大精深的拳术系统;是泉州历史文化的重要内涵,也是中华传统武术中的宝贵遗产。明清以来,它传播到东南亚、台湾、香港、澳门和琉球等地,成为泉州南少林武术的支派。南少林武术薪火相传,有极强的传统继承性和凝聚力,至今海内外人士寻根溯源,络绎不绝。泉州少林寺由嵩山少林寺分灯衍派,建于清源山麓,曾一度出现过"寺僧千人,陇田百顷,树林茂郁"的盛况。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和政府的重视支持下,泉州广泛开展群众性武术活动,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形成实力雄厚、独具特色的武术队伍。60年代泉州业余武术社成立,拳界耆宿纷起响应,气象为之一新。改革开放以来,泉州市武术协会应运而生,各门派传人齐集麾下,武术馆、武术学校遍布城乡,再现"泉南千载少林风"的盛况。目前全市已有5个区被国家体委评为"武术之乡";二十年来,世界各地众多武术团体和人士来泉寻根访友,并开展了双边的访问交流活动。泉州武术界与日本、菲律宾武术团体结为友好团体,并与四大洲的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十个武术团体建立了友好联系,为增进泉州与世界各国和各地区人民的传统友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1]

福清

简介[2]

福清少林寺坐落在福清市东张镇新宁里肖林村。遗址寺院依山建成,有多座台阶,马厩、练功场、少林僧人墓葬等。寺前的石板桥刻有“少林院沙门谨募众缘,共发心德,舍造下洋石桥一间”石碑。宋,明历史皆有记载。1993年5月,专家们在《三山志》的福清县寺观中找到:“新宁里,少林院。”紧接着,清朝乾隆年间钦定《四库全书》同样记载着“新宁里,少林院”。民国二十年版的《福清县全图在新宁里西北部位置上,也标注着“少林”。

目前对南少林最权威客观的资料当属北京科影厂的《发现之旅—南少林之谜》,由于全文过长,为方便读者了解结果,仅把全片的开头、中间重要的发现、最终的结论列出,有兴趣了解详情的读者可以百度一下“发现之旅—南少林之谜”。

“天下功夫出少林”,以“南拳北腿”著称的南北两座少林寺院的僧人,匡扶正义,历次救国家于危难之中。然而,少林寺难逃被焚烧的命运。一千多年过去了,当年赫赫声名的南北两少林寺,只留下北少林依然屹立在嵩山之上,香火旺盛,南少林寺此刻却销声匿迹了。为此,人们开始了历史的追踪。

相传,公元1674年,康熙突然下旨三千御林军火烧南少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其中必定有着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于是,莆田最先开始了他们的寻找,在林山村中,文物普查队发现了一口刻有“僧兵”铭文的北宋石槽。有关专家论证,“僧兵”是南少林寺独有的编制。从而,推断出石槽的所在地——林泉院就是传说中的南少林。然而,泉州的两本祖谱——《清源金氏族谱》和《西山杂志》更有详细记载,泉州存在过一座规模宏大的少林寺。不料,此时的福清出示了更为确凿的证据,出土的文物、古代的地图、以及相关的文献资料,一致指向福清的确存在着一座少林院。

然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教授罗炤的研究发现,却让南少林之谜进入了更深层次的探索。罗炤发现了福建闽南小镇的一种几乎绝迹的特殊的佛教派别——香花僧。香花僧也侍奉佛祖,为民众做丧喜事,宏扬佛法。但却有不同于正宗的佛教丛林的地方,他们可以杀生吃荤,可以娶妻生子。奇怪的是,香花僧的传人,有一本神秘的秘典——香花僧秘典。这本秘典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它揭开了两百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南少林寺为何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以及寺院遗址的真正所在地。

中间重要的发现

在北京的清宫档案库里,收藏着一本嘉庆十六年,清政府在广西东兰州姚大羔家查获的天地会《会薄》。

《会薄》中记录了天地会创立的一段悲壮历史,这就是著名的“西鲁故事“。

康熙十三年,西鲁国入侵国境,朝臣官兵抵挡不住,朝廷张贴皇榜招募天下勇士,许诺退兵者封侯赐爵。南少林寺僧自愿揭榜请缨,奋勇杀敌卫国。不料得胜回朝后,康熙却火烧少林寺,屠杀僧人,侥幸逃脱的五个和尚歃血盟誓“反清复明”,组织天地会,为死难者报仇。

图片 3南少林

天地会又名三点会、哥老会、小刀会等,其内部统称“洪门”。在清朝二百六十七年的统治期间内,天地会一刻也未停止它的“反清复明”的斗争。太平天国起义、辛亥革命都与天地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遗憾的是,天地会的《会薄》中并未记载南少林寺的所在地。

1986年8月,莆田县的文物普查队来到西天尾镇林山村进行文物普查。在林山村村口,一口置于露天的石槽马上引起了文物普查队的注意。经普查队考证,这口石槽造自北宋中期。石槽上“僧兵”这两个异常醒目的汉字让普查队员不禁产生疑惑。第二天,文物普查队发现了另一块北宋石槽,上面刻着“诸罗汉浴煎茶散”字样。自古以来,中国佛教界常把有道僧人喻为罗汉,从石刻的表面意思猜测,这口北宋石槽,极有可能是寺院僧人用来治疗疾病的一种工具。然而,仅凭几口北宋石槽,是无法证明,那座消失了几百年的南少林就在林山村的。专家们开始从大量历史文献中寻找,但没有发现丝毫有关少林寺的记载。1990年12月1日,福建省考古队进入林山村“林泉院”的遗址,开始了第一期的发掘工程。发现了块建塔时作为标志的基石,碑上的汉字清晰可辩:“真觉大师难提之塔,林泉院,天佑”。这个碑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寺院名称叫林泉院,第二个是说明这个寺院至少在唐末就已经存在了。考古报告显示,“林泉院”遗址始于北宋之前,毁于清初。这与传说中的“南少林”始于唐,毁于清的年代大致相同。但专家们翻遍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均没有找到林泉院与少林寺相关的记载。

莆田的专家们认为,经过科学考证,已经证明了林山村中,存在着一座规模宏大的武僧寺院——林泉院,而这座林泉院就是传说中的南少林。

泉州知名史学家—陈泗东反驳有关莆田“僧兵”的说法。陈泗东认为:凡和尚组成的军队,皆称“僧兵”。而僧兵不只少林寺独有,其他寺院也有。在明顾炎武的《日知录》中记载,除少林寺有僧兵之外,许多地方在历史上都有出现过僧兵。而《梦观集》中也出现过泉州“僧兵”的记载。因此,“僧兵”不只少林寺独有,全国很多地方都有,泉州更多。况且,据嵩山少林寺碑文中记载,“十三棍僧”救唐王之后,唐太宗只封给这些僧人以官衔,赐田地,颁布圣旨加以表扬,并没有特别叫少林寺组织僧兵,给予编制。60年代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的周焜民,对古文字的语法颇有研究。他也感到文字不符合古代汉语的语言规范,当院僧兵,那个兵字,其实是其他的“其”字,它应当断句为:当院僧,其永,其津,其合,共造石槽一口。

“僧兵”的伪证之说引起了海内外专家对泉州的关注。此时,泉州的几位专家联合声明,真正的南少林寺不在莆田而在泉州。一本明代无名人士撰写的手抄本——《清源金氏族谱》的附录《丽史》中有一段是这样的记载:明朝,泉州书生伊楚玉曾在一寺院读书,经常从富翁凌氏的门前经过,后与凌氏的女儿相遇并产生爱慕之情的故事。而伊楚玉读书所在的寺院正是泉州少林寺。相传,泉州在唐朝年间就存在一座少林寺,少林寺的僧人个个武功高强,历代以来一直匡扶正义、爱国爱民,最后为反抗清朝压迫历尽坎坷,终被焚毁。清咸丰丙辰年间,东禅寺主持幻空曾手书一块“少林古绩”山门匾额。

泉州东禅寺的始建年代和废弃的年代,与传说中的南少林大致相符,最重要的是,这里曾经存在过一块清朝年间《少林古绩》的匾额。从这块匾额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东禅寺就是少林寺的古代遗迹。

据近代武术名著《少林拳秘诀》中记载:“国内有两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闽中”。‘中州’指的是嵩山少林寺。而‘闽中’则指福建的中部。从福建的地图上看,莆田和福清都属于闽中。刘福铸的文章中写到:在福清的新宁里有座少林院。1993年5月,专家们在《三山志》的福清县寺观中找到:“新宁里,少林院。”紧接着,清朝乾隆年间钦定《四库全书》同样记载着“新宁里,少林院”。专家们看见了民国二十年版的《福清县全图》。在新宁里西北部位置上,标注着“少林”。

这时,陈泗东也看见了《西山杂志》,《西山杂志》是蔡永蒹在清嘉庆年间撰写的手抄本。该书中赫然记载了:唐初,嵩山少林寺派救唐王的十三棍僧之一—智空前来福建兴建分寺,而这座分寺就坐落在清源山麓。俞大猷曾在自己所著的《正气唐集》中记载:嘉靖辛巳年,俞大猷途经嵩山少林寺。在观看了上千位以精通剑术知名的武僧表演后认为:少林寺以剑技名天下,但现在真诀皆失。后来,俞大猷应方丈的邀请回传少林棍法给北少林。如此看来,俞大猷小时在清源山上所学的武术,很可能就是少林拳法,并且泉州少林寺也很可能就在清源山上。按照《西山杂志》中的记载,泉州的清源山上有座少林寺,而且寺中的僧人精通少林拳法。陈泗东依此断定,泉州少林寺就是传说中的南少林。

1993年,陈华光等人依据民国三十二年版,的《福清县全图》中所标注少林的位置,来到福清东张镇。专家们惊讶地发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有不但有座少林寺,而且还有少林桥、少林溪,并找到了“少林院”等汉字。紧接着,人们在村西口处,又发现了一口大石盂。石盂上同样刻有“少林当山僧”的铭文。

1995年7月,福建省和福州市考古队来到了福清少林院的遗址。他们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进行了,为时一年半的艰苦发掘工作。从出土文物的考证,史料的记载等方面来看,福清少林寺,无疑就是传说中的“南少林”。

1993年,罗炤来到漳州市东山县的铜陵镇。铜陵镇镇政府坐着一批天地会研究人员。其中坐着一位清癯的僧人。研究会人员介绍说,这位僧人是释道裕法师,他是东明寺的主持。

没有料到的是,这位释道裕法师一语惊人:清源九座寺是真正的南少林,九座寺到东山建分寺为古来寺,是为了反清复明。古来寺在康熙时创建了香花僧。道裕拿出了一本手抄本《古来寺赞集》,它是古来寺的香花僧做佛事时唱经所用。上面记的内容和天地会的会簿有联系,但是远远比天地会的会簿要严密得多,内容也更加的具体,真实性更强。据上面记载,古来寺源自兴化清源九座寺,唐懿宗咸通年间,正觉禅师号智广上人倡建,凡寺舍九座相连,故称九座寺。寺僧五百余众,有南少林之誉。这是迄今为止,这是一本明确记载“南少林“的古代书籍。根据上面记载:”九座寺位于兴化清源”,《莆田县志》记载:明正统十三年撤兴化县,入莆田县。莆田仙游县凤山乡中确有九座寺。此寺又名太平禅院,原是九座寺院相连,故又称九座寺。

然而,在《九座寺开科禅师语录》这本古书中,还有这样的一段记载:九座寺,于明朝嘉靖时期被倭贼火焚。这和《香花僧秘典》记载南少林的毁灭时间是康熙十三年明显不符。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那么,九座寺的焚毁与《香花僧秘典》中的火烧少林寺毫无关系。

经考证,《香花僧秘典》是一本极为珍贵的天地会“会簿”。那么,火烧少林寺的故事究竟在历史上有没发生过?

专家做出如下解答:真正的火烧少林寺应该是没有,如果一定要联系的话,可能就跟康熙时期迁界,为了防止郑成功和大陆的联系,为了隔断郑成功的经济来源,所以在康熙时期几次把沿海几十里的居民,都迁到内地,在迁界的时候,东山全部被迁到了大陆。在东山铜陵镇发生过悲惨的故事,大概古来寺也就被烧掉了。也许这个火烧少林寺和迁界中古来寺被毁有关系。 明朝末期,闽南地区的十八位不同姓氏的兄弟,以“万”为姓结义成万姓集团。事实上,万姓集团里是以万礼为首,道宗为军师的一个秘密团体。后来,万姓集团投靠郑成功并屡建战功,很快成为郑成功反清军队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在一场著名的南京战役中,由于郑成功指导思想的错误,万礼的军队溃败,万礼战死。 在这次战役失败中,万礼战死了,战死以后,郑成功回到厦门建立忠臣庙,本来是把万礼的牌位作为忠臣来祭祀的,后来听人攻击万礼,说万礼不是战死的,是逃跑,给淹死了,郑成功把万礼神位从忠臣庙里移出来了,这件事情是万姓集团和郑成功决裂的一个重要的导火线,重要的转折点。因为把万礼的神位从忠臣庙移出来,这是一个极大的侮辱,对于万姓集团来说,道宗和万礼的结义弟兄们不能接受的。当时万姓集团是驻守在福建东山,这是郑成功的一个战略据点,结果道宗是主谋,万姓集团在万礼神位撤出忠臣庙之后,就叛郑降清了。 然而,当蔡禄和郭义降清之后,康熙却将蔡禄及其亲信全部杀害。这恰恰是康熙13年的事情,这样万姓集团又跟清朝,结下了新的仇恨,所以,道宗后来又出现在清朝和郑经的部队的战场上,为战死者收尸。此时的道宗又回到了反清的立场。 反清、降清、又反清,这一段曲折的历史,和清朝新的仇恨,这个怎么能对外人明白的讲出来呢,就用西鲁的故事,用康熙皇帝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故事掩盖过去了。 历史的真相是,国家民族的仇恨,胞兄盟弟的惨死之恨,促使道宗立志定要洗雪追报,但眼前的政治军事局势复杂多变,未来难以把握,需要激励徒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忘血仇,坚持反清,这就需要传下口头与文字的嘱托。于是以道宗为中心,前有万礼、后有蔡禄,这一曲壮烈而又曲折的历史悲歌。纳入九座寺的南少林僧人南下东山开辟古来寺、并且古来寺确在清康熙的几次迁界,被焚毁过的框架之中。因此,火烧少林寺、僧人南逃的故事便应运而生。

南少林是随着天地会的传播才传播开来的,而天地会的产生是跟香花僧有密切的关系,而香花僧秘典里明确地说仙游九座寺,有南少林之誉。我个人认为,如果从历史学的角度研究南少林的问题,这个南少林就是仙游九座寺。但是真正把南少林文化传播开来,应该是东山、云霄、诏安,甚至包括漳浦,这几个县和古来寺有关系的香花僧,是他们传播出去。

历史

图片 4南少林 福清少林寺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始建于唐代,毁于战乱。近年经考古工作者调查、考证和考古挖掘,在1993年6且4日,在福清市东张镇少林自然村,找到了少林寺遗址。又经福建省、福州市联合考古队对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出土大量珍贵文物,诸如遗址中发现“少林院”、“少林”等石刻铭文,以及石桥、石盂、石槽、石碾、石碑、石础、石舂臼、石磨、石香炉、瓷器、钱币、铜镜,还有和尚墓塔等上千件文物,使福清少林寺遗址得到考察。以及所显示的文化内涵与河南嵩山少林寺之相似,在福建都是仅见的。

本文由澳门十六浦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永春石鼓发现一清初墓塔铭 力证福建泉州有过少

关键词: 澳门十六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