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十六浦 > 艺术 > 美术馆美成这样 还让人挂画吗

美术馆美成这样 还让人挂画吗

文章作者:艺术 上传时间:2019-07-18

人们一开始被美术馆外形所吸引,视觉和身体可以不自觉的跟随弧形的楼板线进入到美术馆的内部来。人们可以选择从入口倾斜的楼板首先进入二层,也可以选择被第一个庭院的水池吸引,经过平静的水面过滤掉外界的心绪,进入一层的展厅。天空也被映射到地面上来,让人不经意忘掉外界的环境。

木心美术馆更深层的特质或许正在于此:美术馆的每个空间,都透出建筑及设计的形式与所展示的文字或绘画作品间的统一及勾连。

木心美术馆由建筑大师贝聿铭的弟子,美国OLI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合伙人冈本博与林兵设计,内部景观由法国博物馆景观设计专家法比恩设计。美术馆总体占地6,700平方米(72,118平方英尺),坐北朝南,以修长的、高度现代的极简造型,跨越乌镇元宝湖水面,与水中倒影相伴随,成为乌镇西栅一道宁静而清俊的风景线。外观与木心先生心仪的简约美学相契合。

木心美术馆比第一眼看上去的感觉更大、更灵动:它由一个序厅、五个常设展厅、三个特展厅以及图书馆、视听室、咖啡厅及庭院组成,呈长条形错乱铺展开来,恰如木心先生对于美术馆的设想:“我的美术馆应该是一个盒子接一个盒子,每个盒子里放着不同的莫扎特的音乐,听着音乐从一个盒子到另一个盒子里去。”

设计师:董豫赣

2017年独立发行

乌镇水乡本就有着丰富的城市肌理,水道、石道、枕河人家、小桥、客栈、庭院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乌镇,建筑师在设计上也借鉴了乌镇古老的城市布局原理,通过街道将清水混凝土外墙的展览空间连接。就像行走在乌镇与水道并行的街道,感受江南水乡行进中的空间变化一样,两层楼的清水混凝土结构坐在湖面之上。

元宝湖上一座铺有地砖的狭长小桥,使从湖岸到美术馆入口的短短几十米步行变得更有仪式感。小桥右侧由台湾建筑师姚仁喜设计的并蒂莲造型的乌镇大剧院与方方正正的木心美术馆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前者是京砖外墙,造型繁复;后者则由贝聿铭的弟子、美国OLI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冈本博与林兵设计,内部景观由法国博物馆景观设计专家法比恩设计。清水混凝土的外墙,几何式的平面和线条,加上宽大的玻璃窗,显得简洁而极具现代感。

图片 1

木心美术馆早在木心去世前一年便开始选址、策划,最后选中了西栅入口的这片草滩。当时已卧病在床的木心先生曾关照设计师林兵“去弄吧,弄好了,吓我一跳”;而当设计方案完成之际,木心先生已在谵妄中,他喃喃道出“风啊,水啊,一顶桥”,如同他擅长的俳句,成为对美术馆诗意的注解。

图片 2

“我的美术馆应该是一个盒子接一个盒子,每个盒子里放着不同的莫扎特的音乐,听着音乐从一个盒子到另一个盒子里去。”-木心

设计之初,冈本博与林兵就打算通过物理空间的感受塑造带游客们进入复杂的木心艺术世界,比如木心的抽象画展现出的强烈空间感,简单朴实的文字中蕴藏的华丽与丰富意境,如何通过建筑的形式展现木心的文字和画笔勾勒的空间,成为了设计最重要的出发点。冈本博与林兵表示“文字与画作终生都与他相连,不管是在故乡乌镇还是之后旅居美国,我们也正是受到了这种文化复杂性的启发。”

设计师冈本博认为,美术馆的设计灵感正来自木心先生构造空间的方法及其作品中的空间意识。“美术馆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空间,许多想法构筑成一个更大的美术馆€€这正是我从木心的艺术形式和美学中学到的东西。”

树美术馆

走进木心美术馆,你会有更多细微的发现,这些发现时刻都在修正、补辍对于美术馆的第一印象。比如,美术馆外墙的清水混凝土并不是全平的,而是通过立体浇筑而成,呈现出一种木头般的纹路,就好像刚中有柔,孤傲的冷感里有曲折的暖意。而且,细节之间还有勾连:天花板上的细条形灯高低错落,仿佛在用光线重新翻译外墙的纹理。

图片 3

沿着美术馆步行绕回到乌镇西栅入口处也别有一番韵味:在移步换景之间,不但美术馆的外观呈现出迥异的样貌,而且与乌镇的运河、街道、小桥及游廊间的互文变得更具体了,仿佛那些风水与勾连此刻具有了外部的维度。或许应该换一个时节再去一趟木心美术馆:去看看樱花盛开或芦苇荡,再读一遍墙上的那些句子,“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设计师:冈本博、林兵、法比恩

_______

作为对西方建筑与景观专业分离的批判,红砖美术馆的建筑与庭园设计分三部分展开:一方面,以白居易的《大巧若拙赋》对“巧”的匠心要求,将原有大棚的简陋空间,改造为意象密集的美术馆展示空间;另一方面,为改观当代景观图案式设计的乏味,本设计借鉴中国园林长达千年的城市山林的经验,并尝试经营出可行可望可居可游的密集意象;作为对封闭美术馆与北部山林间的过渡,庭院部分的设计,作为对之前设计的清水会馆的思考延伸,尝试着将生活场景更准确的表达出来,并以此庭院部分连接北部园林与南部的建筑部分。

从前的男女老小/都以为自己是不死的/一百年的姑妈/两百年的舅舅/过年过节都会来作客的/表姐表哥一直年纪轻/外婆还能帮我掏耳朵”,这是木心先生的诗。然而时光荏苒。不觉间,木心已去世四年多。幸好,2015 年 11 月,木心美术馆在乌镇西栅落成开馆。有“死的东西保存了活的意志”,仿佛不死的木心在美术馆里重生了。

图片 4

▲ 木心美术馆的图书馆,除了木心的作品,还有他生平喜爱的作家著作给参观者翻阅。

近年来,国内新建的各类美术馆在建筑方面都根据当地的自然环境和人文风俗去设计;建成后的美术馆提高了观者对美术馆的观摩感受,让美术馆逐渐摆脱了原本单一的展示功能,亦成为一件艺术作品与馆内所展作品“争奇斗艳”……

▲ 精心策划的特展大厅里正在举办关于尼采的展览,尼采,正是木心最偏爱的哲学家之一。

图片 5

关注手工艺、本土人文

图片 6图片 7图片 8

▲乌镇元宝湖上的木心美术馆,清水混凝土的外墙,几何式的平面和线条,加上宽大的玻璃窗,显得简洁而极具现代感。

建筑改造自原地的大白屋,它简陋而巨大。临街墙面阵列着的六米见方洞口,将内部墙壁侵蚀得不成样子,简易钢架棚顶上,贯穿南北的条形天窗,虽是光线充足,但直射的阳光和投影,外墙改造是最关键的问题。改造后的功能为美术馆,庭院部分涵盖餐饮、办公、北部园林则提供游憩。

或许木心先生所说的“风啊,水啊,一顶桥”同时也指涉了一种风水般、与物理环境或作品语境间的和谐以及抽象与具体、简洁与繁复、乃至诸多细节之间的勾连:如狭长的小尺寸抽象画作品是按照长宽比例愈来愈大排列的,最狭长的那一幅几乎与细长条形灯有着同样的形状;通向地下一层特展厅的旋转楼梯的照明灯也是狭长的,如果俯视,竟和表示正在运行的手机符号有几分类似;展示狱中手稿的展厅,则有更深的墙壁颜色、更暗的光线及更强烈的幽闭感;地下一层的咖啡店窗外,有水帘般的小瀑布,强化了地上与地下的立体感;而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朝向宽大而明亮的庭院的图书馆,阶梯式的布局不正是对于知识的某种隐喻吗?而庭院里更有艺术家刘丹设计的枯山水景观,旁侧一条弯曲的、铺满鹅卵石的小路,则通向了美术馆的后门。

图片 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何各庄村顺白路马泉营西路

图片 10

由建筑师戴璞设计的“树美术馆”,位于北京宋庄艺术区,建筑面积共3200平米。建筑师希望在宋庄引入一个适合人们停留、约会以及交流的公共艺术空间。

图片 11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样的设计理念是在用一种当代的方式重新言说园林在中国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幕仪式上,项目负责人陆寻也表示:“在保留南京传统文化气息的基础上,也不放弃对自然的改善,融入当代的设计原理,是为了更好的向中国当代艺术致敬。”

图片 12

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

走进美术馆,则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上下通透的结构,在临水的一面,有宽宽的长廊螺旋上升连接各层展示厅,窗外的山水也随之步移景异。炽烈的阳光被外立面的瓦片过滤成块,使得建筑内部覆盖着柔和的光线和星星点点的阴影。对于这座充分体现了当地自然山水韵律的美术馆,隈研吾显然有些偏爱,他把这一作品放在自己最新的建筑作品集封面。他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最能代表成都文化和地域特征的美术馆,成为一个无愧于这个地方的作品。”

墙体外并无多余装饰,清水混凝土构成的条纹表层和巨大的落地玻璃营造出狭长而简约的美感。光线通过天窗渗透进室内,天花板上细长的条形灯呼应着混凝土表面条形质感,而黑花岗岩和胡桃木则是内饰的主要材质。

知·美术馆是日本建筑师隈研吾在中国设计的唯一的美术馆建筑。这地处新津县老君山下的四层建筑,总建筑面积约2500平方米,远看呈深灰色,并不显眼。走近后,才发现玄机:外立面悬挂的是用特殊材料的绳线串联的深灰色瓦片,建筑周围是灵动的水面,一静一动,使整个建筑物外形既有流畅的动感,又有含蓄内敛的气质。

图片 17

木心美术馆

本文由澳门十六浦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术馆美成这样 还让人挂画吗

关键词: 澳门十六浦